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揠苗者也 > 内容详情

我想爸爸

时间:2019-05-26来源:情魔球圣网 -[收藏本文]

行驶在山路上的丰田吉普并没有像广告中所彰显出的那样潇洒,上下的颠簸、左右的摇晃让我无闲去欣赏窗外的景色,只觉得阵阵犯吐。车,无路可走,在半山腰间停了下来。我下了车,只见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通向前方,同时也隐隐约约地看见了我要去的那个村庄。

穿梭在深秋的林间,宁静的自然终究没能走入我的心灵,看着纷纷扬扬飘落而下的树叶,我仿佛又听见了一个小女孩撕心裂肺地哭喊声---“爸爸,我要爸爸。”

半年前,小女孩的爸爸在一次公司的事故中离去了。是我带着这个噩耗来到了这个村庄,认识了这个娃。

半年已经过去了,这个娃还好吗?

足足走了一个小时,才到了我要去的这个小村庄。在村头,我歇了歇脚,喝了口水,调整了下心情,向村子走去。

整个村落的冷清、萧条和没有一丝生机,很容易会让你想到“鬼城”这个词眼。偶尔会有几只鸡、鸭、狗的出没,它们像得了一场瘟疫,没有一点精气神的在村子中游离,发出的叫声也是那样的凄凉。这是一座让人毛骨悚然的村庄,注定了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走访。

进了村子的第二户人家应该就是小女孩的家。

大门敞开着,没有人。我松了松衣领,再次地打量起了这座房子。墙是泥草堆砌的,窗是废弃农膜糊成的,屋内的“地板”是黝黑发亮的泥巴地。大门左右两侧挂着一串金黄色的玉米。半年来,没有变化。

眼前的场景不是电影基地的拍摄景地,也不是年代的穿越,更不是一种幻觉。

从敞开的大门朝里看,我的视线停在了墙上的一张相片上癫痫要怎么治疗才好呢,照片上的那位就是我曾经的员工,叫刘大宝。半年前,死于公司的一次火灾事故中。留下了一个女儿和爷爷一起生活。墙上到处挂满了蜘蛛网,唯有这面镜框是一尘不染。

身后突然传来几声狗叫声,循声转过身子,一位大爷背着许多新篇的竹蓝,向我走来。标准山区大爷的模样,他就是刘大宝的父亲。我迎了上去,帮他拿下竹蓝,老人家缓了缓神:“不好意思,今天赶集去了。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呀!”

“公司这几天正好在做设备检修,我抽空来看看你们。”

“公司对我们已经够可以的了。”老人家一边整理放在地上的一些竹篮子,一边开始和我聊上了。

“这些都是您亲手编制的吗?”我仔细窥察着躺在地上的造型各异的竹编制品,心中掠过一丝疑虑:像锉刀般毛糙的手竟然能做出如此精细的制品?

老人家也许洞察到了我的疑虑,开始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起了如何从他父亲手中学会这门手艺的。

“卖竹编制品的收入就是你和孙女的主要经济来源吗?”我有意的把话题引到我想了解的故事那边去。上次来的时候,有位邻居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这是一个有着太多故事的家。”刚才还很亢奋的老人家突然收起了话闸,不吭声了。

他熟练地卷了一支纸烟,推掉了我递给他的一支烟,“这些洋烟咱真抽不惯,你抽吧。”接着又卷了一支烟放到了儿子遗像前。

一团黄色的,有点呛人的烟雾缓缓上升,在遗像的高度慢慢地向四周散开,真有刘大宝在抽烟的幻觉。

老人家对话题表现出的“一热一冷”,瞬间,使我的心情降到了冰点。我后宝宝19个月,发热引起癫痫,抽过一次悔,刚才不应该打断老人家对从前美好的回忆。在满是凄惨的人生中,老人家的记忆里还尚存着微弱的美好回忆,是多么的难能可贵!更恨自己的自私,全然没有顾及老人家的心情,硬将话题引向他不想提及的伤心往事。生活的艰辛,他能挺过去。但是,对未来的迷茫,他真的措手无策。

他跨出门槛,背靠门栏,远眺着前方的一条小道,告诉我是孙女放学回家的时候了。

我站在他的身后,心里默默地祈祷,祝福老人家能安度晚年,孙女能健康成长。并劝自己,不要再提及会触碰到老人的尊严、伤及到孩子的心灵的问题了。

远处传来了“咔嚓-咔嚓”脚踩着落叶的响声,不一会儿背着一大捆柴火,手里提着一个书包的小女孩,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齐耳的短发,透着智慧的双眸,两颊像上过妆一样透出一片红晕。浑然看不出是一个山里娃,感觉长高了些,成熟了些。

“爷爷--”小女孩略带微笑的伸出另一只手去搀扶迎上前来的爷爷。我无法找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出自小女孩口中这声“爷爷—”的与众不同。包裹着浓浓相依为命、不离不弃深情的这声“爷爷——”至今回想起来还让我震撼不已。

老人家弯着腰拿下小女孩背上的一捆柴火,小狗仰着头注视着他们,背景是绚丽纱巾般的一片晚霞。这是多美的一幅画啊!我多么希望能施展魔力让地球的转动就此停格,老人家不要老去,小女孩不要长大,让这一切构成一个美丽的童话。

“爸爸的朋友来看你了。”老人家就这样把我介绍给了他的孙女。还沉浸在那幅美轮美奂画面中的我,望着今年已经78岁的他和才8岁的她,尤其是刚才的那声“爷爷—”儿童癫痫病的治疗,不禁潸然泪下。我不敢想这个家庭的以后走向。

“叔叔,我得奖了。”小女孩从书包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奖状,递给我看,她获得了“优秀学生奖”。

“我们把它贴在墙上吧!”我提议。

“好呀,贴在爸爸照片下面。”

老人家走了过来,在奖状两边挂起了一串红色的尖椒。

我能体会到这些极其平凡的小辣椒和些许证书对于他们的意义。我更看到了他们没有被贫穷击垮,他们的精神没有绝望,他们的眼神没有茫然,他们仍然抱有对美的渴望,他们执著坚守着“明天会比今天好”的信念。

我将带来的凉菜和熟食摆了满满的一桌,为老人家开了一瓶白酒,为孙女倒上了一杯椰奶,我们三人像一家人一样吃饭了。已经入座的我被小女孩拉了起来,说要和我换个位置。

“她想让你坐在她爸爸常坐的位置。”老人家看我有些茫然,忙解释道。

我一阵鼻酸,由衷摸了摸娃的头。显然,她还没有走出失去爸爸的阴影,或者她根本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面对眼前的娃,原本准备好的许多问题,都随着我口中的米饭吞咽了下去,我情愿让这篇失去煽情的情节,也不忍心去提及她的爸爸,去伤害她还在渗血的幼小心灵。我只想看她大口大口的吃菜,我好想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就是悲痛的大哭一场也比现在这样强。

她起坐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扶了她一下,没想到她顺势侧向了我的怀里。我抱着她,就像抱着自己的女儿,去感受她的体温,她的心跳和她的味道。不一会儿我感到我的衣襟处湿润了,娃在我的怀里流泪了。显然她想爸爸了。癫痫病的治疗费用大概多少p>

我给老人家斟了杯酒,再次提起了竹器编制的事,想引导他回忆起一些高兴的往事,没想到老人家没有接这个茬。

“她经常是这样依偎在他爸爸的怀里睡着的。”老人家看着在我怀里熟睡的孙女,小声地说道。从他的语声中,我知道他真想让孙女这样睡一会儿。

“我感觉娃是在想爸爸了!”我还是没憋住地说了出来。

老人家点了点头,用手背来回蹭着自己的眼睛。也许这辈子的泪早已流干,也许憋着不想让孙女听到,老人家没有让这泪留下,继续喝着他的酒。

老人家喝多了,也不管我们俩了,倒头就睡着了。

我真的不忍心去推醒在我怀里熟睡的她,实在是尿憋得慌。解手回来,小女孩已经坐在了屋外,仰望着繁星的天际。

我再次的在她身边坐下,她再次的依偎在我的怀里。我脱下了外套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在星光的闪烁下,我看到了衣服上的名牌LOGO,曾经为拥有它而感到无尚的荣耀,此时,它却像一把冰凉的厉箭直捣心窝。

地球没有因为我的祈祷而停止转动。东方的日出还是如时的到来了。

她背上了我送给她的新书包准备上学去,我依依不舍地握着她的手,问道:“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她转过身,看了看爸爸的照片,走出了屋门。突然在门前的场地上停了下来,随手捡起了一根树枝条,在地上写下了“我想爸爸!”

随着她的背影在我的视线中渐渐小去,“我想爸爸”四个字却在我的脑海中慢慢变大、变大、变得顶天立地的大。

相关搜索: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