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压应力 > 内容详情

万万没想到|

时间:2019-09-24来源:情魔球圣网 -[收藏本文]

【万万没想到】

高志蕊

秋日里,阳光微黄,斜撒在教学楼前,秋风抚过脸颊,冰冷冰冷的,眼中是数不尽的忧愁。

“伤心什么,不过是选个班长而已。”好朋友若琪亲切的对我说。今天下午的班长竞选中,和我意料中的一样,我落选了。可是,想起好朋友为我投了一票,心中还是有一丝快感。

我们并肩走着。她突然神情凝重地轻声开口:“我……我没选你,你不会生气吧!”我的脑袋“嗡”地一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你没选我?我万万没有想到,我最好、最信任的朋友居然在关键的时候不支持我。我的心中有一万个不解,我无论怎样想,也不能想到,竞选前一节课还与我谈笑、聊天的她,那珍贵的一票投给的不是好朋友,而是别人。

当我用疑惑不解的目光紧盯着她时,她才说:“我不选你,是因为你不够有威慑力,还可以进步。等你做到了,我一定会投你!”刚劲有力的话语又一次使我出乎意料。原因就是这么简单。我定定地站着,用无比惊讶的眼神看着她将我的缺点一次又一次地暴露出来,让我无力反驳。是啊,她说得很对,但我让没有想到,这些话是从作为朋友的她的嘴里说出来的。可我仔细一想,又有几个朋友能像她一样,帮我指出不足呢?最让我出乎意料的还是她公平、公正的投票,没有偏向任何一个人。

万万没想到,好朋友居然没有投我一票;万万没想到,她否认的我的理由是如此简单;万万没想到,她能够公平地对待投票。可是这一个又一个在我意料之外的事,更让我明白了,应该恳切地告诉朋友他的不足,“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或许才会对朋友有更多的帮助。

【万万没想到】

徐鲲鹏

那天夜晚,稀稀落落的星星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残月被黯然无光的云层掩住了身影,只露出了一个脑袋。

我下了课,走出教室,爸爸把车钥匙给我,他就去和老师聊天了。我拿着水杯,带着钥匙去找车了。

车子离得不是很远,我望见了它,于是就走上前。

我离车二十余米时,借着昏黄的路灯,望见了一个黑影。我不能准确地辨清他的容貌,只记得他的装束。他身着一件马夹,穿着长袖。我猜测:也许只是一个路人吧。也没多想,又向前走。走进了几步,我看见他斜跨在一辆电瓶车或摩托车上,戴着一顶头盔。“也许是来接孩子的家长吧。”我依然不急不忙地向前行进。我又望见他手里拿了一叠64k纸大小的纸张。“没道理啊,停车收费的管理员怎么会到我家的车前呢?我们没把车停在他的管辖区域啊!”带着些许疑惑,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想一探究竟。

过了一会儿,他缓缓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对着车子的牌号,点开了什么软件。我的心有点慌了:“我们似乎没有停到指定车位,说不定他就是交警,给车辆违停拍照取证呢!”我飞快地奔向他。他又拿出了一支笔,在纸张上写着什么---“难不成在写罚单!”我的心很不平静,“扑通”直跳,似乎要从我的嗓子里挑出来,活像一只暴躁的猛兽,想挣脱出牢笼,忽然又像一只神秘无形的手猛然抓住了我的心脏,让我喘不过气来。我想喊他,但我的嗓子似乎被骨头卡住了,喊不出声,只得拼命狂奔。“快了,快了。”我在心中呐喊,我终于到了他的身旁,他闻声回过头……

他诧异地望着我,我忽然感觉也很诧异,“你那么诧异地看着我干什么?”我定睛一看,不禁松了口气,心平静了,喉咙也好了,并暗自发笑:“原来他只是在快递员,忘了邮寄地址了,看看地址,上网查了一下路程。他还以为我是打劫的,拎个水杯威胁他呢!真是万万没想到。

【万万没想到】

苏子彧

那是半个月前的一次生物课,我的前桌从那时起莫名地爱上了种豆芽。

一个多星期以前,他从家里带来了一个花盆,盆里是肥沃而乌黑的土,闪着可人的光泽,他将它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用一把简陋到极点的“破铲子”---一把塑料尺掏了一个洞,将一枚黑豆种子勉强塞下,又把土盖上。接着,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番,伸手又按了按土,打开保温瓶,一股铁岭市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是哪家一看就觉得热的水顺着一阵烫手的烟雾,涌入可怜的花盆里。作为植物爱好者的我,立刻意识到不对劲,连忙抢过他的水瓶,水溅了我一桌子,也溅进了花里。“热水不能浇花!”我大声说道。没想到啊,他似懂非懂地听着,却开始用更先进的强有力武器---牛奶,进行浇灌。

过了几天,我抱着零星希望去看那盆可怜的豆芽,果不其然,那块浇了牛奶的地方,早已发霉得不成样子了。而在白色的霉斑之间,竟抽出了绿油油的,小小的,嫩嫩的芽,那新鲜可人的绿色含着一种不带任何污染的纯洁;那微微带着文理的小芽翘着,迎着秋风和阳光。阳光洒在房上、树上、操场上,也照着阳台上的它,阳光下显得更绿了,更嫩了,更鲜活了。

又过了几天,下了一场大雨。前桌已好久没照料它了,我也渐渐淡忘,直到那天早晨,我看到一株叫不出名的植物,“朱成那是什么?”朱成一下子兴致来了,“夏子俊的豆芽!再长就长成树了!”

啊!真的是那株我以为不会发芽的豆芽。再一看,那斑斑霉迹尚未褪去,略长大些了的叶片已经被短茎撑起,明显,有残留的雨痕。

这株经历了“大风大雨”,十几天无人照料的植物,是凭什么活下来,又凭什么长得那么好。回答只有雨后蓝天的微笑,和风中树叶的轻摇。无言中,又是一个生命的奇迹和惊喜,又是一个“万万没想到”。

【万万没想到】

张奕翔

阴暗的牢房,隐隐的滴水声使人的心躁动不安,即使犯下滔天罪行的他也无法忍受了,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越狱!

第二天,无限春水映入眼帘,面前是一条匆匆流动的小河,身后,却是那毫无生机的灰色的水泥墙,他已无暇欣赏周围美景,只顾着顺着河流奔跑。面前,出现一座居民城,他敲开门,气喘吁吁地说:“我正在被歹徒追杀,目前回不了家,能让我借宿一段时间嘛?”

回答没有令他失望:“当然可以,请进。”男主人微笑答道。

他用余光瞥了一下四周,便随着男主人的指示进了客房安顿了下来。

男主人看着他关上了门,回到书房,将那张印有他头像的悬赏令扔进了火炉。

此后几天,男主人像往常一样,早上做好了饭,等着他和孩子一起进餐,其余时间则看报读书度过。

他这几天,吃完早饭就回到了屋里,看花园里的孩子们玩耍,微笑着,仿佛是他自己的儿女。跟着男主人看看报纸,写写作文,虽是一天天平淡无奇,但他觉得,这样平凡的生活确是最好的。

一天天过去了,他似乎已经成为了这个家的一员。有一天,他迎着阳光打开报纸时,眯着眼睛看,那最喜欢的新闻版面竟突兀地变成了他的头像,下面挂着悬赏金额,他才像如梦初醒般想起来“自己曾是个死刑犯”。回想过去,他后悔了,他对不起他所害的人,他要自首。

当他怀着平静的心走入刑场时,猛地看见了那枪手竟是那男主人。那微笑依旧,令人怀念。在鲜血绽放的那一刻,他笑了,死在就他的人手上,人生也无悔了吧。

【万万没想到】

吴梓境

我坐在座位上,望着那块黑板,上面反射着淡淡的光和我们那一张张期待而焦急的脸,耳畔似乎响起了什么。我不禁向窗户望去,窗下那方养满了各种各样的鱼儿的水塘,映起了淡淡的涟漪。校门外原来藏青色的柏油马路,在一眨眼间被那层层叠叠的雨,浇成了油,发出深黑的光亮。

下课铃响了,我快速地收拾着书包。“嘿,吴梓境,今天你爸妈谁来开家长会?”韩芃睿问道。“应该是我爸吧。”我应声回答。

我慢慢走下楼梯,一阵寒风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在我脸上不停地划着。寒风中一排整齐的自行车在颤抖着,呻吟着。一群打着伞,披着雨披的同学推着自行车拥去校门。我向早上放车的位置快速奔去,一边跑一边望着那些五颜六色车。“咦,有一辆车为何和我的车一模一样?”我自然自语道。“可是车筐里多了一件包着塑料袋的红色雨披。”我扫视别处,不停有同学推走和我一样的车。

风雨中,不禁焦躁的我在一辆辆车间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索绪松 癫痫病发作该这么做奔来奔去。雨越来越大,浸湿了我的头发,一滴又一滴地从我的发尖像坐滑梯一样滑落。渐渐地,自行车一辆辆地被同学骑走。那辆放着红色雨披的自行车静静地伫立在雨中,轻轻摇晃着,似乎是在嘲笑垂头丧气的我。眼前只剩下几辆自行车了,我只好将信将疑地走近那辆放着红色雨披的自行车。试探性地将钥匙插入车锁,随着轻轻地一声“啪”,车锁应声打开了。

我仍不放心的看看四周,周围已无其他车了。我小心地打开车筐里的塑料袋,一张纸条映入眼帘:吴梓境,我今天来开家长会,穿上雨披,快点回家。老爸:吴俊。

刹那间,一股暖流慢慢遍布全身,四肢百骸都感受到了这股爱之气。眼中似乎浮现了一个场景:父亲抱着雨披,快步走在自行车间,雨撒落在衣上,他没有停步,来不及擦干。每当走到和我的一样的车前,蹲下来瞧瞧,一看锁不一样,摇摇头,又走向下一辆车,重复着这动作,直到看到墙角的这辆车。他走上前,擦落车上的水,小心翼翼地将雨披包上塑料袋放入车筐中,拿出一支笔,一张纸,写下了那段话。写完,将纸塞进雨披里。面上满是期待的微笑。

我的心在寒风中一震,心中的疑惑油然而生:惊讶于父亲是如何在这成千上百的车中找到我的车。更令我不可思议的是平时大大咧咧的父亲,在这时却心细如发。

披上雨披,推着车,我在雨中慢慢行走。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从我眼眶缓缓流下,从鼻尖到嘴角都是那样悄然无声。慢慢骑上车,骑在早已铺满夜色的马路……

【万万没想到】

陆朱一羽

似乎只是风一吹而过,那么短暂,我竟然都长大了。

仿佛昨天晚上我还搂着一只小熊玩偶睡在小小的床上,做着香香甜甜的梦,一觉醒来,我便长大了许多许多。个头也是一个劲儿的往上长,而这十二个春秋,却似南柯一梦,好像不存在似的。门框上用铅笔画着一道道由小到大的我的身高线,每一道之间都相距甚远。我不禁愕然,这梦一般的人生竟如此真实,每一分每一秒,无时无刻不是真实存在过的,这并不是一场梦,这是真正的人生。

那只小熊玩偶早已被补过几次了,那些隐藏在皮毛下的一道一道的疤痕,就是那无情岁月留下的残忍烙印罢了。只是这般印记是除不去的,是那永不磨灭的记忆,令人不禁看着心疼,可也无可奈何那岁月的刻刀,一点点地在生命的大理石上,雕凿这一片又一片痛苦的淤痕。

我站在镜子前,重新审视着这一全新的自己,如梦一般,这十二个念头年头,早就以我万万没想到的速度,从如同还在梦中的我心中轻悄悄地带走了。

时间并不想惊醒我,但是我自己却不可思议的醒了。我环顾四周,空无一人,只有一面镜子,里面站着一个,全新的我。

【万万没想到】

常雨喆

春天,温暖的天气,正是外出春游的好日子。

春光被人们捕捉去了,还来的是一片赞叹声。这是小时候与同学出去玩的好日子。每个游春的人的表情都是如此温柔,仿佛在欣赏着一首看得见的,听得着的悠扬乐曲。

孩子们都快活极了,跑前跑后,不停嚷嚷着,像一只刚刚学会展翅的雏鸟,快活地秀着自己完美的嗓音。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孩子的恶作剧心理伴随着植物的萌发而蠢蠢欲动。

没错,我把恶作剧的矛头指向了身旁正欢呼雀跃冲向秋千的同伴。

我和他一起冲了过去,准备寻机会“大做一笔”。他一下子蹦上了秋千,兴奋地望着我说:“帮我推一下吧。”我大喜过望,心里想着:“机会来了!”于是,我假模假样地走上前去,突然发力,“吱”地一声,伙伴被秋千带着飞到了半空。计划成功!我赶紧藏到了树后。“扑通”一声,随着一声惊叫,他便从秋千上“自由落体”了。我不禁在一旁得意地大笑。

伙伴爬起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笑声戛然而止,看着依然摇晃着的,光秃秃的椅子,我愣住了。

树叶落在了肩上,心里感受到一丝凉意。

我独自坐在秋千上,手握着生了铁锈的杆子,心不在武汉哪个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焉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却惊奇发现那个身影正朝我走来。

他脸上依然挂着笑容,我却有些不知所措。他说:“想玩吗?我来推你吧。”我心中有了些许亮光:算了,我也让他推到一下,这不就平了嘛。做好心理准备后,我坐上了秋千。

风声在两边“呼呼”响起,我闭上眼睛,等待那一刻的到来。万万没想到,那“扑通”声并没有响起,耳边反而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玩够了吗?还要不要再推你一会儿?”我猛地睁开眼睛,错愕地望着他,他依然笑吟吟的。愣了一会儿,突然心中倍感惭愧:原来,他已经原谅了我,并再次跟我一起玩耍。没想到,看似不羁的他却有一颗如此宽容的心。于是,我俩又和好如初,玩得不亦乐乎。

本以为那一摔会让我俩的友谊到此结束,万万没想到,我们的友谊却越走越远。

【万万没想到】

周云帆

生活中,总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或惊喜,或恼怒,或感动……

那是一个深秋的日子,我坐在公交车上,望着外面飘落的枫叶出了神。突然一个急刹车,把我从梦中拉回了现实,原来是到站了。门“呼啦”一下打开了,一位年轻的女子扶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上了车,找了一个地方站。我环顾四周,所有的座位上都有人,没有位子给老人坐了。车子一路颠簸,摇摇晃晃,挤在人群中的老人和女子也跟着一起晃起来。不知是想让老人坐下休息还是因为别的,一位青年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老人说:“大爷,您坐吧。”女子说:“谢谢你,不过我们还有几站就下车了,你坐吧。”老人也说:“是呀,是呀,你坐吧。”“我马上就下车了,您还是坐下休息一会儿吧。”青年人说着伸出手去扶老人,老人也没再拒绝,坐下了。

我淡淡地看着这一幕司空见惯的让座戏剧,随后把头转向了窗边。不一会儿,青年人下了车,在门关上的同时,我听见那女子对老人说:“爸爸,您为什么要坐呢?您才做完手术,不能坐啊!”我回过头,看向他们,只见老人笑了笑:“要给别人一个表达善心的机会,如果我拒绝了,可能他以后再也不会给其他需要帮助的人让座了。”

一个简单的理由,解释了一切,背后的隐情令人惊讶,不是吗?给别人一个表达善心的机会,让爱的根永远驻扎在人们心间。

【万万没想到】

周炫

“快点,快点啊……”

下午1点开始上课,我竟然12点55分才从家里走!妈妈的电动车速度现在在我看来简直是龟速,看着一辆辆超过我们的汽车,我心急如焚。快点,快点啊!

“虽说今天是星期六,你怎么能起得这么迟!喊了你几次才醒……”妈妈又开启了她独有的“机关枪扫射”状态,而我就像是她机枪前的一个活靶子,被扫射得“遍体鳞伤”。“知道了吗?听懂了吗?”“嗯,我知道了!知道啦!”我像机器人般应和着,时不时再说上两句,但心里一直默念着的仍是:快点,再快点啊!

上课迟到三分钟的受罚是很严重的事,因为我上的是书法课,就得写300个字,迟一分钟加100个字!那样折腾下去还让人怎么“活”呀!都是我的错,我真是一只大懒虫,我简直在自讨苦吃,自找麻烦啊!平时老师是很喜欢我的,因为我一直不迟到,上课很认真,所以字形掌握得较快,他上课甚至让我当“助教”去帮助那些二三年级的小朋友,我可不能就让这一次迟到而毁了他对我的看法,再快一点……

终于到了,我急忙跳下车,心惊胆战地走到门前,差点没把我的心给吓蹦出来:大门紧闭,里屋的门也紧闭。糟了,老师肯定以为认为学生到齐了,关门让他们静静地写啊!我迟到了10分钟,这下完了,这下完了……心想,这要让我妈知道了非打我不可。

“周炫!”这时妈妈冲我大喊,吓得我心又差点蹦出来,我走到妈妈跟前,小声说道:“干什么?”“怎么不进去,是不是门关了,进不去了?”这话正说到我心坎上!“是……”“你睡懒觉,这下可好……哎呀呀,老师上次和我说这节课不上了,我怎么给忘了!”听到此处,我不由长舒一口气。

原来如此,真是万万没想到,我那哪里有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满脑子装着我上课的韶老妈,也有出错的时候。

【万万没想到】

张蕊兰

隔壁家的狗哪儿去了?

自从我们搬家后,三年来,隔壁家的狗整天就扒在我家门处,用并不锋利的爪子挖门。在屋里总能听到“嘶啦——”的响声,还有对门内疯狂的叫喊。喜好安静的我自然受不了这折磨。这条狗在我心中并没有好印象。

过了一个春秋,狗老了一岁。本不年轻的它又衰老了些。也许是倦于叫喊,也许是与我们家熟了些,它不再如往常一样,抓门乱叫。每当我出门时,它都会跑过来,蹭蹭脚,吐舌头,也会发出欢快的叫声,它在我心中有了些许好印象。

今年,它已经老得没有朝气活力了,但是它每次依然露出它可爱的嘴脸,讨人喜爱。但万万没想到,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一天,放学回来的我发现狗的主人大汗淋漓,而他身边,却没有了它。我产生了一个念头:狗丢了。但我又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想也不敢想。我急忙询问情况,可事实总是那么残酷。我用小到听不见的声音颤抖着对主人说:“一定会找到的。”说着,我跑进了房间,紧锁着房门,静极了,秒针行走的声音清晰可闻,而我也不知不觉地落泪,时光倒流,我仿佛回到了去年的那一天。

阳光明媚,我悠闲地走在大街上,心情无比舒畅。走了很久,忘记了妈妈交代给我的任务。“汪!”悠闲的气氛被打破,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巨大的狼狗。我低头一看,便意识到,我闯祸了,我踩到了这位庞然大物的尾巴,它瞪圆了眼睛,发出了令人恐惧的幽绿色的光,前腿还不停摩擦地面,我清楚地看到,它的眸子里看见我全身发软的样子。人的本能告诉我,我必须逃跑。可是,就算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狼狗的四条腿依然能轻易追上我,死死地咬住我的裤脚,有了负重,我差点没摔倒。

此时,它来了,虽然已经衰老,但它依然保护着我。只见它一跃扑上狼狗的背,张开嘴巴狠命地咬住狼狗的脖子,狼狗疼得松开了嘴,但它终究敌不过可恶的狼狗,我看着身上满是血的它,无能为力,脸上湿湿的,舔了舔,咸咸的,那是泪吗?

如今,狗仍没找到,妈妈曾经对我说,当狗快步入天堂时,会找一个地方静静地等待,直到死去。万万没想到,我竟不那么悲伤了。

【万万没想到】

杨长轩

我幻想,如果我是一只蝴蝶,一只不甘于生活在花丛中的蝴蝶,一只不那么起眼的蝴蝶。我在佛祖前许下四季的生命,探寻世界的绝美。

什么是最美的?春蚕说,春天最美,万物复苏;知了说,夏天最美,绿树成阴;蚂蚁说,秋天最美,稻谷飘香;小鱼说,冬天最美,白雪皑皑。

我来到春天,来到了杏花春雨的江南。是谁把这些芬芳的花朵唤醒,一齐绽放?是春风和春雨,是它们细心呵护着花朵。我飞舞在花丛中,忽然看见运河边的梨树,宛如泪眼婆娑的少女,枫桥边上的钟声仿佛响彻江南的春曲。

但我不会就此驻足,风儿告诉我,夏天的田野最美。我翩然而至,看见那薄薄的晨雾笼罩着茶山,远处传来阵阵笛声。正午,火红的太阳照着一个个红彤彤的面庞。夜晚,徐徐的微风虽吹不走人们的炎热,却传递着一个个美丽的故事。

飞过夏日,我来到秋天。这是在我轮回的记忆中从未有过的景象,习习的秋风同秋叶共舞,映着那轮略带青涩的日晖。北方的平原却是无际的麦浪,河岸上的芦苇,正顾影自怜。风声。水声融成丰收的号子,回荡田野。

我正沉醉,北方把我刮到了严冬。河水结了厚厚的冰,满天飞扬的雪花把一切染成了纯白。我在风中飞舞,如同一片孤寂的落叶。虽然很冷,但我很快乐,天地间除了风的声音,一片宁静,万物沉睡。

万万没想到,这四季轮回都很美。春之萌动,夏之火烈,秋之飒爽,冬之优雅。这每一个季节都让我感到惊讶,前世的回忆永远停留在春天的花野,却不知世界有如此之绝美。

新年的钟声即将到来,我怀着无憾的心情,怀着这永恒的美丽记忆,消逝在风中。

四季,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