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亦不从也 > 内容详情

刚攀上高枝,好姐妹就来撬墙角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情魔球圣网 -[收藏本文]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贰 瓶 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文/周舟舟

  隔着丈来远,七巧仍能听见起坐间里女人的低吟声,许是被打得狠了,就算被帕子盖了嘴,也能传出声儿来。

  可她没抬头,连身边的双宝也没敢动。

  前头好不容易有了动静,有人掀了帘子走出来,她俩立刻把青姨太之前吩咐的镶边花样递过去。

  “你们也是个老实的,来了也不动静,托人喊我一声就好,省得等这么久。”

  出来的是炳二婆娘,大奶奶身边的陪房,正拿银耳挖剔着牙。

  双宝和七巧笑着应了,略站着陪笑一会儿也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两人压低了嗓子,双宝是个惯有眼色的,拉着七巧说:“大奶奶这回可动了气,青姨太太身边的腊梅跟大少爷不清不楚的。

  听说昨儿晚上,两个人在园子里拉着手呢,直接就撞上炳二婆子。大少爷是大奶奶的心头肉,哪里能容得下这小蹄子,她这算盘算是坏了。”

  七巧摩挲着身上半旧不新的粉红斜纹布袄,也低低地附和:“可不是,大奶奶虽说不得宠,可到底是公爵人家出来的奶奶。

  处置人都是漂漂亮亮的,这回提了人到青姨娘这打板子,折了姨娘的面子。偏偏人家还得去告罪谢恩。”

  一会儿闲话的功夫,俩人已经走到淮落院。

  这儿是安置新买来的丫头婆子的地方,还有一些没有分配到房里的大丫头们,其中就有七巧和双宝,也住这里。

  做奴婢的,想活得好,自然要攀上个主子,不计较分到哪个房里,有个往上的盼头就好。

  可七巧和双宝是小姐少爷们分院子时候最后一批买上来的。各房满了人,便只能留在院子里接些杂活儿,调教小丫头们。

  七巧回到房里,把辫子打散了放下,拧了毛巾把子,拿香膏匀了面,枕着夹纱的枕头面靠墙壁阖了眼,脑子却还转悠着念头。

  今天还有话,她和双宝都心照不宣。青姨娘身边的腊梅估计是撵出去了,今次这事儿却没完,大奶奶借着这由头,发落了好几个少爷小姐身边的丫头。

  估计最晚年后就得再选一批丫头顶上去,而她和双宝过了年,也十四了。

  炳二家的来得比七巧预料得早一点。那会儿老太太房里传话,新年迎喜气,各个院子有些鲜艳颜色才好。

  她和双宝忙带着几个勤快丫头剪红纸,调浆癫痫病能治疗好么糊,预备在窗户面糊上。正说着话热闹,炳二家的带着几个管院婆子就来了。

  她和双宝连忙迎了,让了上首的座位。

  对方也没客气,几个婆子拿眼睛觑了堂下的丫头片子,双宝上了茶,给炳二家的是六安茶,其他几个婆子也各有各的茶盏。

  七巧看了一眼双宝,发现她正和管院婆子们搭话,脸上缀了殷勤的笑,七巧心底突然有些冷。

  几个人车轱辘话连着说,一会瞧瞧哪个小丫头,一会儿又说院子里的女孩儿不省心。

  还是炳二家的最后发了话:让几个婆子去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先带回自己院子里打打下手,最后,她回了太太就是了。

  吴家妈妈是三小姐江应秋的奶妈子,更是那院子里的管院婆子,似是很中意双宝的乖觉恭顺,拉着她端详了一番,就回了炳二婆子,炳二家的看着双宝也说“是个机灵会做事的”。

  等一行人看得差不多了,炳二家的看了一眼还垂手侍立在旁边的七巧,诙谐道:“这个锯嘴葫芦,别人不问,你也不说话。倒显得我们几个老婆子聒噪。”

  七巧笑说“不敢”,炳二瞧她实在本分,想是做事勤谨不多话的,心里怜她,点了点二少爷院里的李嬷嬷。

  李嬷嬷面上不敢违拗,乖乖把人领到了二少爷江成锋的临风阁。

  之后,双宝偶尔也来与她说话。

  两人对坐着,七巧打络子,看双宝一身水红撒花褂子,缀着一双硬红金坠,越显得面如芙蓉,眼如秋水。

  而双宝也在看她,见双宝还是清清淡淡的装扮,莲青色的比肩褂,其余竟一丝珠玉也无。

  七巧点点她:“你这蹄子越发老道了,如今这装扮,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姐!”

  双宝哧哧笑着,拧了她一把:“你这打扮未免俭朴了些。”

  两人说笑一会儿,双宝才沉了面色,说:“我这哪里算得上得意,二小姐那边一等丫头早就满了,我左不过就是在外围伺候的二等丫头。

  再说了,这二小姐还是青姨太太养的,以后的出路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七巧连忙捂了她的嘴:“慎言!小姐少爷们的事情,哪里是我们这些奴婢可以浑说的?”

  双宝盯她好一会儿,幽幽叹口气,又说羡慕七巧的运气,直接进了少爷的院子。虽说二少爷是青姨娘生的,不过是个庶子,可到底以后可以当家立户的,说不定,七巧有大运道呢。

  七巧不耐烦她说这个,两人不欢而散。

  其实双宝不知道,七巧在这院子里过得也并不如意。

  吉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大奶奶和青姨娘早就势如水火,她是大奶奶身边人指派过来的,能得什么巧?

  所以,到院子里一年,双宝至少还是二等大丫头,七巧却只是三等丫头,连在少爷面前露脸的机会都没有,平日不过在后院做活。

  谁知,没多久,这好运道还真被双宝说中了。

  这要从江府的少爷们春闱放榜说起。两位少爷都落了榜,叫江老爷好大没脸,连着打骂了几天,平日,更是拘着少爷们在家读书。

  江成业和江成锋兄弟俩,纵然生得斯文俊秀,腹内却是草莽,最是个富贵闲人。在家安分了两天,二爷就频频和房里几个大丫头逗趣。

  临风阁一时间莺莺燕燕,几个丫头们都眼含风骚,体态妖娆。

  七巧平时在后院做事,这会子更是躲闪不及,只瞧着前院热闹。哪成想,当天后半夜,前院的大丫头莲生就悄悄被人牙子发卖了,几个小丫头说拖出去的时候,下面还透着血呢。

  没过两日,临风阁就风声鹤唳,连着前面几位房里服侍的丫头,都打的打,罚的罚,人人自危。

  七巧却依旧是个“锯嘴葫芦”,守在后院安安稳稳做自己的事情。

  可青姨娘却派李嬷嬷把她请了过去。

  她是在漱芳院东厢房里见的人。青姨娘似乎刚刚回来,两个小丫头替她脱了淡蓝布披肩,戴上金指甲套。

  趁着这空档儿,青姨娘瞅了一眼站在门外的七巧,朝她点点手。

  七巧在屋里落了座儿,青姨娘看了她一会儿,望着李嬷嬷嗔怪:“这么个齐整孩子,你个糊涂东西,居然也放在后院!”

  李嬷嬷连连告罪。七巧没多话,陪着小心,交代了半天。

  最后青姨娘才透了点意思:原来,江成锋身边大丫头基本上都被清理了,她和李嬷嬷观察了几天,都觉得七巧是个谨慎的,所以要提拔她入了房间贴身伺候。

  这话说得很明白了,青姨娘是想提拔她做个姨娘,只不过,现在还不能明面上操办,得等将来二少爷娶了正房夫人,才能抬上来。

  放在旁的人,这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七巧只一想自己卖身的死契,就磕了头,捧着青姨娘赏的东西,回了临风阁。

  江成锋瞅见新人也贪新鲜,当晚就点名要她值夜。男人算不得温柔,她咬牙挺着,放软了身子去迎合。

  等男人尽了兴,七巧却还睁着眼睛,盯着床幔上的花样,她们这些人,从来都没有选择的机会。

  当初,她为了能进院子,卯足了劲儿打听各房妈妈的喜好,更是暗暗攀上了炳二婶子,只希望能进到太太院里,不拘做什么,将来太太儿童癫痫可以治愈吗恩典,她也好自赎了出去。

  她把打听到的和双宝谈起过,那天各房妈妈来,双宝抢了先机卖了个好,就进了三小姐院子。

  炳二家的更把七巧当棋子,安插进二少爷的院子。

  这次二少爷房里的胡闹,就有几个是太太送来的人在暗中挑拨。她原本不想蹚这趟浑水,没参与其中,却被李嬷嬷当成向青姨娘投诚。

  这些人施舍的“恩典”,一步步把她逼到这深宅大院,挣脱不得。

  她侧身睡去,枕巾上湿濡一片。

  七巧成了一等大丫头,加上是姨太太抬举的,临风阁个个都明白是什么意思,立马奉承起来。

  江成锋也很是宠了一段时间,出门也时不时带些姑娘喜欢的玩意儿回来,逗她开心。

  可七巧却还是一副“木头美人”的模样,时间一长,倒也淡淡了。

  不过,她处事公正从不托大拿乔,上下无有不夸赞的,就连青姨娘那边也夸她“贤良”。

  双宝自从七巧成了大丫头,便三不五时找她闲话。之前虽有生疏,但到底是自小长大的情分,七巧还是欢欢喜喜让人备了点心候着。

  也有丫头爱嚼舌头。

  “双宝那丫头每次来,打扮那叫一个新鲜,都当人眼是瞎的呢!”

  “七巧姐姐好性儿,一个别院的二等丫头,天天来我们院里摆谱儿”。

  这些酸话,七巧若是听到,每次都止住几个丫头的话头,最后连管院妈妈李嬷嬷都来问了,她还是一副好言好语说着。

  可接下来的事情却是不妙,这二爷,竟然亲自求到了青姨娘面前,要纳了双宝!

  青姨娘生气,连着叫打。等底下人来送消息的时候,偏偏七巧生病,最后还是撑着去了青姨娘的漱芳院。

  只见,少爷正跪在地上,旁边已经是哭得恨不得昏过去的双宝,脸上几道印子,像是被打得不轻。

  旁边三小姐也被青姨娘骂:“你也看看你院子里都出了什么妖精,居然巴巴儿粘着你哥哥!”

  三小姐只能在一旁赔罪。

  见七巧进来,青姨娘也没招呼,显然也是怪她拢不住男人心。七巧一句话不说,陪着跪下了。

  等青姨娘骂了前头几位,她才开口:“姨娘莫怪,此事也是我没有体察到。双宝是个伶俐会做事的,此番已经闹得不妥,倒不如由三小姐出面,主动送哥哥一个贴心人儿,放在房里先做个一等丫头使唤。”

  之前青姨娘收拾几个丫头雷霆手段,皆因江成锋没有出声,青姨娘收拾丫头而非收拾儿子婆娘,自然爽癫痫的最新治疗方法手很多,哪知道,这次双宝竟勾得二爷求母亲要纳了她!

  这就棘手了,如果同意传出去,二爷名声不好,不同意,却损了他们母子感情。

  如今七巧一句“一等丫头”,倒是取了个折中的法子。

  双宝还待再哭,七巧却先唤住了江成锋:“二爷,我身子弱,双宝妹妹是个活泼灵巧的,以后有她陪伴,我也放心。您说,好不好?”

  江成锋看着七巧病中,一件薄薄的掐金挖云纱裙,趁得越发弱不禁风,不自觉就点头应了。

  青姨娘虽然不喜,但也知道给儿子几分面子,一时间倒也算圆满。

  自从双宝进了临风阁,正头房里就热闹了。江成锋也爱她的娇娇样子,倒把七巧越发冷淡了。

  七巧也不言语,还是自顾自干活,双宝瞧她本分,所以还是亲亲热热喊姐姐。

  青姨娘和太太的争斗,倒是有了结果。

  大少爷身体孱弱,去岁一病不起,缠绵病榻,今年夏天竟然没了。

  大奶奶那边整日哭个不休,一下子也不管宅子的事。青姨娘帮着主持丧仪,却是走路都带风。

  这下,临风阁更是水涨船高,院子里的小丫头们出去都俨然一副金贵样子。

  等过了丧期,青姨娘那边传来消息,要给江成锋议亲!

  (上篇完,下篇在今天的三条,别忘了去看!)

  美瓶美物:

  有书听课程推荐:被逼到炸毛,憋屈主妇霸气绝杀

  女星整容上瘾险送命?“容颜不老”其实不用那么冒险!

  往期好文:

  我做了她杀鸡儆猴的棋子

  我和强硬老妈的几场较量

  让借肚转正的小妖,栽在半道上

  提早回家,撞见老公为人家准备烛光晚餐

  - END -

  一天不古风,就觉得如隔三秋,可见瓶子是有多爱这款。这是《小宅门》的上篇,下篇在今天的三条哦~去看吧~

  好啦,一样,不管喜不喜欢,

  来了我家,就不许走了哦~

  关注置顶?“贰瓶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