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揠苗者也 > 内容详情

花开依旧,可你不在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情魔球圣网 -[收藏本文]

  同一所高中出来的人,一男一女,一个是追,一个是拒绝

  他叫陈晨,她叫林雪,他和她是同班同学,在高一一个偶然的机会,陈晨喜欢上了林雪,虽然陈晨心里明知道答案,但他最终还是在一次聚会上向她告白了,结果果然不出他所料,林雪拒绝了他。

  从那以后,陈晨便每天早上一大早就在林雪家附近等她,看到林雪出来便一直默默地跟在她在身后,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跟着,然而,林雪却并不理会他,或许她并不在乎,因为他只是她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

  林雪的家离学校很远,为了可以早点回家,她选择抄小路,而这所谓的小路就是一条即使是白天也不会有人的小巷,听老一辈人说这条小巷有不干净的东西。当然,林雪并不信这些,所以她还是每天都会走这条路回家。

  这天放学后,林雪像往常一样走在这条小巷里,身后仍跟着一个男孩,而这个男孩自然还是陈晨。

  这时,前方却多出了几个染着各种颜色头发的混混,那几个混混突然挡住了她的去路,其中一个混混流里流气地说道:“哟,美女,你这是要去哪啊,要不哥几个送你去啊?”说着,他竟伸手想要摸林雪的脸,这时身后的陈晨突然把林雪往后一拉,自己站到了林雪的身前,眼睛直直地盯着刚刚那个想摸林雪脸的混混。

  那些混混一看到快到嘴的肥肉竟被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抢了去,不仅有些恼怒:“臭小子,想英雄救美也轮不到你的份,识相点,快滚开。”

  而陈晨却并不理会他们,只是转过身在林雪的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话,便拉起她的手转身走了。

  那些混混看他竟如此的嚣张,这么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刚刚看到美女时的欣喜顿时就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满腔的怒火:“小子,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们不得一客气了。”说着他便冲上去和陈晨扭打在了一起。

  而那些混混毕竟人多势众,陈晨和他们打了一会儿身上便多处挂了彩,这时其中一个混混竟从口袋里掏了一把刀出来,拿在手里便往陈晨身上刺了过去,陈晨急忙躲闪,但由于身上早已受了伤,躲得稍微慢了一点,还是被那混混手上的刀划破了手臂,陈晨皱了皱眉头,随即一脚飞踢出去将那混混踹到了地上。

  这时四处突然响起来了警笛声,那些混混知道大事不妙,正想逃走,但无奈警察已经将他们包围了起来,他们被抓到了警局,陈晨和林雪也去警局做了笔录。

  在回来的路上林雪突然拉住了陈晨,问道:“刚才为什么不自己先走?”陈晨低声说道:“如果我走了,你就有危险了。”林雪听了心里有些许的感动,但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继续问道:“那你留下来你不就会有危险了吗?”“我不一样,他们顶多就是把我打一顿,反正我皮糙肉厚的,不会有什么事的,可你,就会有危险。”

  林雪看着他那张白净的脸,暗笑道:就你还皮糙肉厚?这皮肤比我自发性癫痫可以治愈吗还要嫩呢,“什么皮糙肉厚啊,刚刚要不是我报了警,他们指不定就把你怎么样了呢。”

  原来,刚才陈晨转身的时候在林雪耳边说的话是让林雪趁自己和那些混混打起来的时候躲到一边去打电话报警。“放心吧,现在不是已经没事了吗,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家,不然你爸妈要担心了。”说着,他便走在了前面。身后的林雪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忍不住暗骂道,这个笨蛋。

  “陈晨,我们交往吧!”前面的陈晨听了这话当即楞在了那里,而后面的林雪此时早已羞红了脸,只是一味地低着头往前走,可谁知陈晨却突然停了下来,导致林雪一下子便撞到了陈晨那坚实的后背上。林雪揉了揉被撞地生疼的脑袋,忍不住抱怨道:“你干嘛呀,突然停下来也不先说一声,真是的。”而前面的陈晨却突然转过身来,抱住了她,问道:“真的吗?真的可以吗?”林雪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弹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傻瓜,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又没有好处。”陈晨突然严肃地说道“只当你的傻瓜。”这本是一句非常浪漫的话语,可是却被陈晨这么严肃的说出来,不免有些破坏气氛。

  林雪一边暗恼他不懂浪漫,一边心里又甜丝丝的,说不出的惬意。而一旁的陈晨呆呆看着眼前这个他几乎可以闻到对方气息的女孩,脸不由地靠了过去,愈靠愈近,最后竟然吻上了她的嘴唇。

  林雪瞪大了眼睛,心里不由地想到:“这是什么情况,我才刚答应他唉,这发展的也太快了吧,他不会对以前那些和他交往过得女生也是这样的吧。”想到这,林雪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了。

  而这时的陈晨刚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天!他们才刚开始,自己就这样,她会怎么想啊?

  陈晨连忙满脸通红的松开林雪,手脚都不知放在何处,就连那星子般的眼睛也染上了淡淡的羞涩。

  林雪红着脸有些恼火的捶了捶陈晨的胸口,说道:“坏蛋,说,是不是和你以前的女朋友交往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陈晨顿时苦着脸说道:“没有,没有,刚刚是我不小心没有控制好自己,我下次绝对不会了,而且,你,在你之前,我从来都没有过那,那个。”

  林雪看着他那张红的像苹果似的脸,心里感到有些内疚,觉得自己刚刚不应该这样怀疑他。

  这时,她突然注意到他手臂上包扎着的纱布早已被血浸透了,她顿时感到很心疼,赶紧拉起他的手,说道:“呀,你手臂上的伤要赶紧处理一下了,走,先去我家,我帮你重新包扎一下。”说着,她便拉着他飞快的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陈晨突然想起林雪的父母应该在家,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说:“这不太好吧,叔叔阿姨不是还在家吗,我还是不去打扰他们了吧。”“放心吧,我爸妈这几天不在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陈晨这才放心地去了她家。

  回到家,林雪便匆忙去拿药箱准备为陈晨包扎伤口,而陈晨则四处看了看林雪家的房屋样式:是一个三层的小洋房,里面的结构很简单,一楼是厨房和客厅,客厅里有一套深红色的真皮沙发,靠墙摆放洛阳市羊癫疯医院在线免费咨询,沙发旁边是一个很大的长方体鱼缸;50寸的液晶电视挂在雪白的墙壁上,两盆翠绿的吊兰立在两边;电视和沙发的中间隔着一张透明的玻璃茶几,茶几上摆放着一篮水果和一些玻璃茶杯。鱼缸里有几条热带鱼,此时正在来回游。

  林雪从楼上走下来,说道:“你别傻站在那里了,赶紧过来,我帮你重新包扎一下伤口。”陈晨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林雪小心翼翼的把缠在他手臂上的那块已经被血浸湿的纱布拆下来,接着,又一边为他的伤口消

  毒,一边说道:“疼的话,吱一声,不要强忍。”

  这时陈晨哪里还顾得上伤口的疼痛,注意力都在林雪身上。

  消完毒后,林雪又为他换上新的纱布,而这整个过程中陈晨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因为在他看来,他应该庆幸自己手臂上的这道伤口,若不是它,他就不会有机会看到林雪这么温柔细腻的一面。

  在学校里的她,是一个冰美人,尽管有众多的追求者,但她绝不会去理会。当然,这并不代表她高傲,她只是在那些追求她的人面前冷冰冰的而已,因为她知道,既然不喜欢那个人,就不应该给他希望,若是给了他希望,而结果却还是会令人失望的话,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让他绝望,至少不会那么伤心。

  而在自己的好朋友面前,她总是很随意,不会拘束,该笑则笑,该玩则玩。陈晨就是被她的这一面给吸引了,不过现在他发现自己似乎更喜欢她温柔的样子。

  林雪为他包扎好伤口后,抬起头来就看到陈晨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眼神十分的温柔,她不由地会心一笑,说道:“怎么啦,看呆啦?不过没关系,别看腻了就行,免得以后看都不看人家一眼。”说罢,她便赶紧起身去看药箱,不妨,身后突然有一股力将她往后一拉,她便倒在了陈晨的身上。

  陈晨深情地看着她,嘴里缓缓突出几个字:“永远都看不够。”林雪听了这话脸瞬间涨得通红,一头扎进陈晨的怀里,再不敢露出头来。过了许久,林雪脸上的红晕才褪去,林雪急忙站起来说道:“时间不早了,要不然你在我家吃吧。”

  陈晨这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他匆忙起身拿起书包,说道:“不了,我得赶紧回家了,要不然我爸妈该担心了,我先走了。”说完他便向门口走去。

  林雪说了句,“拜。”

  陈晨走后,林雪又坐在沙发上发了许久的呆,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直到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才反应过来饭没吃,匆忙起身去厨房随意做了些菜便草草解决了晚餐。

  他们就这样过了三个月。

  在这三个月里,陈晨还是和往常一样明天早上去林雪家楼下等林雪,放学后,又送林雪回家。唯一的不同就是陈晨不再像以前一样只是默默的跟在林雪的身后,而林雪也不像以前一样不理会陈晨了,现在他们在一起时总是有说有笑的。

  不过,自从那天以后,林雪却再也没有走过那条小巷,而是每天都绕大路回家,虽然走大路会比较远,但林雪并不在乎这些,因为在她看来,这么一点路程治疗癫痫病有什么好的方法吗?又怎么比得过她和陈晨的安全呢?上一次陈晨因为保护她而受了伤,她就已经够内疚、心疼的了,这么多年来,林雪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早就喜欢上一个人,她以为那些都只是一些叛逆女孩的幼稚行为,但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若是再出点什么意外,那岂不是要她的命吗?

  三个月后的一天早上,陈晨向他的表哥借了一辆摩托车,便去找了林雪,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完他便拉着林雪上了车。

  林雪紧紧地抱着陈晨的腰,问道:“你这车是哪来的,你什么时候会开摩托车了?”

  陈晨回答:“这车是我向表哥借的,因为我要带你去的地方有些远,坐公交车又不方便,正好我暑假又和我表哥学过摩托车,骑得也不会很差,所以我便向他借了这辆车。”

  听罢林雪便不再问了。

  摩托车缓缓地开动,早晨的风呼呼地吹来,林雪又往陈晨背后缩了缩。路上的风景都没什么好看的,不一会林雪就犯困了。

  过了不知多久,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陈晨停下车,而林雪早已昏昏欲睡,陈晨转过身拍拍她的背,轻声说道:“小雪,醒醒,到了。”

  林雪睁开朦胧的眼睛,一眼便看到了眼前的一片花田,便来劲了,想睡觉的困意立马消失了。

  林雪急忙兴奋地跳下车,跑向花田,她兴奋地问陈晨:“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海芋花?”

  陈晨走到她的旁边,宠溺地看着她,回答道:“我也是以前和同学到这边玩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后来这里,后来这里便成了我的秘密基地,当我一有烦恼的时候,就会来这里,一看到这些花,烦恼便全部消失了。”

  林雪转过头,问道:“既然是你的秘密基地,你为什么要带我来?”

  陈晨听了脸微微有些发红:“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花,但我觉得你应该不会讨厌海芋花的,所以,就带你来这里了,以后,这里就可以只属于我们两个得秘密基地了。”林雪看着他那因为羞涩而微微发红的脸,竟有瞬间的出神了,她飞速在他的脸落下了一个吻,便转身欢快地跑向花田。

  陈晨看着林雪的背影,摸了摸她刚刚吻过的地方,嘴角微微翘起,随即便向林雪刚刚跑的那个方向奔去。

  海芋花海里的两人一个在跑,一个在追,时间好像就定格在这一样,这个画面真的很好看,很美。

  花海中央,跑累了的林雪躺在陈晨的身边,头枕着他的手臂,问他:“阿晨,你说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吗?”

  “当然了,我们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陈晨很认真地看着林雪,旁边的海芋花被风吹得一摇一晃的,好像在赞成陈晨的话一般。感受到陈晨眼睛里的认真,林雪抱着他的腰,点头说:“恩,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陈晨的手也搂着林雪的腰,世间最好的回应也就如此。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便黄昏将至,陈晨在前面骑车,林雪靠在陈晨的背上,紧紧地抱住他的腰,花田在一河南治疗羊羔疯好的三甲医院座不算高的山上,他们现在正在下山的路上。

  车速越来越快,风也越来越大,而林雪今天只穿了单薄的衬衫,显得有些冷,于是她便逆着风对陈晨说道:“你骑得太快了,骑慢点吧。”

  陈晨听了便按住刹车,可是车却并没有因为他按刹车而减速,反而越来越快,陈晨知道这定然是刹车坏了,他大声的对林雪说:“你把我的安全帽摘下来自己戴上,抱紧我。”

  林雪有些疑惑:“怎么啦?你不戴了吗?”

  “风很大,你会感冒的,我不冷,你戴上吧。”林雪听了心里有些温暖,但却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小心翼翼的帮她把安全帽摘下,戴到自己的头上,随后又紧紧的抱住了陈晨的腰,心里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这时,前面出现了一个大约有55度的转角,陈晨用力想要转动车头,但奈何车速实在太快,摩托车直接冲出了栏杆,陈晨第一反应便是护住林雪。

  “砰——”一声,摩托车撞到了树上,陈晨紧紧的把林雪抱在自己的怀里,之后便失去了知觉,血从他的头上缓缓的流下,染在他那雪白的衬衫上,像极了彼岸花

  。

  当林雪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天后了,在这十天里,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她和陈晨发生过的所有事情,一直到他们出了车祸,她看见鲜血从陈晨的头上缓缓的流了下来,染红了她的衣服,而陈晨只是笑着摸了摸她的脸,十分温柔的对她说道:“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连我的份儿。”说完,他放下了手,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林雪艰难地睁开眼睛,泪水从她的眼角缓缓地流过。

  在她醒来的时候,他的父母告诉她,陈晨死了,她听完只觉心里一阵刺痛,便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起来,她不信明明之前才和她说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就这么走了。

  林雪哭了整整一下午,其中几次牵扯到了伤口,但她都无动于衷,因为她身上的痛,又怎能抵的过心里的痛呢……

  陈晨走后,林雪经常梦到他,梦里没有过多的话语,每次都是,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连我的份儿……

  两年后,林雪来到陈晨的墓前,她把陈晨最喜欢的海芋花放在他的遗像前,自己坐在旁边,她静静地看着遗像里的陈晨,过了许久,她缓缓开口道:“阿晨,你知道吗,昨天我又去了花田那边,那里的花依旧很美,那个地方似乎没有其他人去过,只有我们俩,你曾说,以后,那里就是我们的秘密基地了,若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去那里。可是都还没有到以后呢,你怎么就先走了呢?现在,当我再到那里时,却再也开心不起来了,只因为你不在了,便再也没有可以逗我开心的人了。知道吗?你走的时候,我真的好伤心,我好想和你一起走了,可我一连几天都梦到你,梦里的你说着同一句话,让我好好地活下去,这大概是就是你想和我说的吧,阿晨,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地活下去,连你的那份儿……”

  花田里,花开依旧,但却唯独少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