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无忌传人 > 内容详情

一张毕业照

时间:2020-10-20来源:情魔球圣网 -[收藏本文]

【导读】:一批又一批的孩子,从中悄悄的远去,带走了的叮咛,也带走了秋风的。当在秋风的身上酪下深深印记的时候,秋风就不再做班主任了,转为行政。不过做班主任的日子到是常常被忆起。,如影片一样的在脑海里回放,那些身影,那些声音,那么清晰那么真实,仿佛就是昨天一样。每当这时,秋风感觉自己特别年轻,特别!­

  “早,邱!一大早的忙什么呢?”邱枫抬头一看,原来是对面的王老师。“不忙不忙!”邱枫边笑边回答着,“几本老书搁久了,乘着大家还没来,整理一下!”。的确,这几本书还真不知搁多久了,倘若再不拿出来见光,估计都要发黄了,邱枫心想。索性就顺手翻了起来,看看是哪个年代的,还有没有保留的。正寻思着,书中似乎落下个什么东西。­
  ­
  邱枫捡起一看,原来是一张毕业合影。看样子,一定是那一年的那一天的那一时忙晕了头,竟夹到这里了,邱枫不禁有些噌怪自己。秋风是个很中的人,尤其是和孩子的情谊。做班主任这么多年了,别说是毕业合影,就连平时孩子们送的小礼物,都会在手上乐滋滋的摆弄半天。由于摆弄的多在吃饭或者睡觉的时候,常常会招来的白眼,可他一转身,装做没看见,照样玩得津津有味。­
  ­
  “瞧这模型,做的多精巧啊,得费不少时间和精力!恩,不错不错!这孩子心能静下来。”“这卡通画还真不赖,线条流畅,色彩搭配也协调,赶明儿系里的一些宣传画报,得让他发挥发挥。”邱枫所在,是一所中专技校,这些孩子年龄多在十七八岁,一般都是来自或者成绩不太好的。由于环境等因素的影响,相对而言,这些孩子比较难管,他们身上既有那种放勒不逊,也有那种冲动任性,还有那种自卑,自闭等,不过优点也是有的,比如重感情,讲意气,远比一些看上去特别懂事的孩子单纯多了。­
  ­
  记得有一次,秋风不慎被车子撞伤送进医院,正在清洗伤口的时候,一个男孩冒冒失失的冲进来,一边褥袖子一边气喘吁吁的说,“医生,用我的,用我的,我是万能的!”医生蒙蒙的看着他,“用什么?什么万能的?”秋风回头一看,原来是他班上的“男一号”肖剑,其实这个“男1号”也是有点来历的,原因就是刚进的时候,他们班的几个男孩一起出去玩,路上有个总色咪咪盯着一个女孩看。当时这家伙看不过眼,二话没说上去就是一拳,直打得对方捂住鼻儿童癫痫疾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子跌了几个踉跄。对方吃了亏,马上也叫来几个同伙,男孩把衣服一脱,拳头一握,隆起一身矫健的肌肉说,“来啊,来啊,你们都上来,老子手正发氧呢!哥们,上!”­
  ­
  几个冲动的小伙子竟然在街上打起了群架。一直闹到派出所,学校要通报批评,记入档案,最后还是秋风出来做了担保,才平息了这件事情。­
  ­
  刚进校园就打架,够轰动的。不过好歹也是“救美”,“男一号”的美称就是这么来的。­
  ­
  “肖剑,你怎么来了啊!”看见男孩,秋风有些诧异,赶紧又对医生解释说,“他是我班上的孩子!”“他们说你流了好多血,所以我赶来了,我想你可能要用血!”男孩气还没平,“我是O型血,万能的!”“以前听人说过,医院里的血不能用的,有病毒!”“我是健康的,医生用我的,我是万能的!”说话期间,孩子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袖子已经卷到了上臂,又露出了那一身强健的肌肉。“原来你是老师啊,有这样的真啊!”医生总算听明白了。难得被人夸,男孩倒有些不好意思了,稚气未脱的脸庞飞上了一朵云菲。“是轻伤,消消炎,上上药,多休息就可以了。不用输血的。”医生笑着说。­
  ­
  这些孩子,常常就是嘴硬心软,只要给他们一点,他们就会掏出整颗心。秋风看着脸上有些羞涩的小建,心里真的很。“谢谢你,小建,回去告诉大家我没有事情的。过几天就回去!”......­
  ­
  一批又一批的孩子,从生命中悄悄的远去,带走了秋风的叮咛,也带走了秋风的青春。当岁月在秋风的身上酪下深深印记的时候,秋风就不再做班主任了,转为行政。不过那些做班主任的日子到是常常被忆起。往事,如影片一样的在脑海里回放,那些身影,那些声音,那么清晰那么真实,仿佛就是昨天一样。每当这时,秋风感觉自己特别年轻,特别快乐!­
  ­
  轻轻的吹掉照片刚刚在地上占的浮尘,又用毛巾擦了擦。一张张灿烂的笑脸,就在眼前生动起来。“哦,让我想想,这是哪一届的。”“90的,不错,就是90的。”“一晃,又快十年啦!”“这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是谁,毛为,对了就是他。特别爱吃,特别调皮,还把我家的炉子踢翻了。哈哈!”带上老花镜,看着一张张可爱而又稚气的笑脸,秋风忍不住就笑出声来。“邱老师,什么开心事情啊!”老邱的笑声引来了王老师的疑惑,“哦,的一个学生,把我家的炉门当足球门,一脚把炉子踢翻了!”“哦,怎么会踢到你家炉子啊?”王老师满心疑惑,“那是我班搞了一长治羊羔疯什么医院好个包粽子的活动,学生们向我借了个炉子......”一听到有人向他询问起往日那些快乐的事情,老邱的话夹子就打开了。愉快的话题,让两位有着共同从事经历的人,很是开心。王老师几乎笑得都出来了。­
  ­
  “这些孩子啊,调皮是调皮点,倒也蛮可爱的!”“不过,费心的时候也够费心的。”王老师说。“是啊!”秋风接过王老师的话题,“记得我的班上曾经有个女孩,性格孤僻,独来独往,别人和她打招呼也不愿搭理别人。”“谁知道有一次,留下一封遗书,言称要到某个塔顶要跳塔。被及时发现后,总算没有什么,还以为没有什么事情了。后来竟然在放假的时候,夜里又跑到某个公园要跳河。被巡逻的人发现后,带进了派出所。半夜里,从派出所打来的那个,可把我吓坏了,连夜赶过去。”“哎呀,这可够吓人的。怎么没听你说过啊?”“都好多年了,孩子现在也瞒好的,说了干嘛,再说,这样的事情声张了,对孩子有害无易。”“那到底受什么打击了,这么消沉。”“也没有什么,老话题了,青春期的。这些孩子啊,没有吃过苦,一有点事情就想不开,一点也不知道生命的可贵。”“不过,从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和孩子沟通太少了。”王老师点点头......­
  ­
  稚气而又年轻的脸庞,让邱枫时而,时而篡眉,时而又陷入深深的思索,当游走到一张如花的面孔前,邱枫一愣,心头隐隐的掠过一抹痛。他终于想起这张照片为什么会在这里。­
  ­
  1990年,初夏,正是栀子花盛开的。邱枫那时侯还是一名毕业班的班主任,在他办公室的窗下,刚好长着一棵栀子花树。绿荫荫的树冠,洁白的,淡淡的清香,常常会引得行人纷纷驻足,更别说那些花季了。栀子树是长在花圃里的,或许总是隔着一段着这一份遥远的,满足不了孩子们喜欢栀子花的,于是偶尔,他们也会溜进花圃里去,亲手去触摸一下这些心仪已久的精灵。学校是不允许学生擅自走进花圃的,否则要罚款,于是孩子们只能偷偷的感叹,轻轻的说话。其实不管他们的动作多么轻柔,还是会传到秋风的耳朵里的,因为只有一墙之隔。不过秋风从来都不会惊动他们,“让他们玩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邱枫是这么想的,然后就在那扇朱色的木窗下,静静的感受着那一份由栀子花传递来的青春和欢乐。­
  ­
  一天,因为有些事情,邱枫早早去了办公室。习惯性的推开窗后,正好撞见一个女孩,压下了一株花枝。开窗的声音显然也惊动了女孩,抚摩在栀子花的双手吓得迅速放了开来。女孩抬头,羞涩的叫了声,“邱老师早!”严重性癫痫病可以治愈。然后就逃也似的了。女孩是秋风班上的,叫夏雪,来自水乡的一个小镇,或许是受了江南风光的熏陶,女孩也出落得清新秀气。平时话也不多,见到人总有一抹淡淡的微笑。只是,秋风总觉得那抹微笑的背后,似乎还裹着一份淡淡的。­
  ­
  看着还在颤动的枝头,邱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改天让孩子们多找她玩玩。­
  那几天,因为需要,邱枫每天都会提早去办公室。而每天亦会发现女孩在栀子树下,静静的凝望,既不说话,也不触摸,只是很专注很凝神的样子。­
  “早啊,夏雪!”邱枫绕到了女孩的身边,“看书啊!”邱枫瞥见女孩的手上有本书。“早,邱老师!您这么早就上班啦!”看见邱枫在身边,女孩有些诧异,神情不自在的说。“老师,我只是看看,我不会摘花的!”女孩一脸很诚恳的样子。“哦,我不是这个意思!”秋风笑了,“看你这么喜欢栀子花,就过来看看你。要是真的想要啊,我让你师母给你捎点过来,她呀每天都会从市场买回十几朵。”邱枫呵呵的笑了起来。­
  “谢谢老师,我只要看看就可以了!”女孩的声音轻轻的,邱枫发现她的里似乎有泪光在闪烁。­
  “怎么了?夏雪,是不是老师说错什么了!”“没有,老师,时间到了,我要回去了,老师!”女孩沿着小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丢下了一腹疑惑的邱枫。­
  ­
  日子同往常一样,静静的流逝,很快,孩子们都回去实习了。­
  ­
  快下班了,刚好没有什么事情,邱枫就站在窗前,看起那棵栀子树了。可能花期已过,葱郁的树冠上已经没有几朵雹蕾,即使开放的,也都耷拉着脑袋,风一吹,就摇摇晃晃的飘落在地了.­
  “我说,秋老师,你们班那个叫夏雪的女孩,每天都会到这里来看花,发现没有!”可能是看见邱枫在看花,一位老师说。­
  “可能是特别喜欢吧,这有什么奇怪的。”邱枫回答。­
  “唉,你可能不知道吧。”­
  “哦,怎么啦?”听着同事的语气转变,邱枫回过头来。­
  “这孩子,是领养的。”“什么?”邱枫很是诧异。“听说她四岁那年,在一场车祸中失去了生命,她就跟着过了。后来,奶奶老了,她就被人领养了......听说她老家有棵栀子花树,是她父母在世的时候种的,每年都会开很多栀子花。孩子可能父母吧,每到栀子花开的时候,都要去看!”“哎,啊,就如一介浮萍!世事难料啊!”同事长长的叹了口气。­
  ­
  邱枫终于知道这孩子为什么总有一股忧抗抽搐的药物有哪些伤围绕,为什么总是这么痴迷栀子花了!­
  他责怪自己为什么这么不细心,为什么没有能够多关心一点孩子,让她每天都在窗口下,独自承担着。­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一直寻思着能为孩子做点什么。等她回来,是的,等她回来,和她好好的谈一次,给她联系一个高等院校,继续,或者和她一起去去她的老家,看看她的养父母,看看她的新单位,再看看那株让孩子魂牵梦萦的枝子树......­
  邱枫就这么寻思着,计划着,期盼着......­
  只是一个中午,却传来一个消息,夏雪在下班的路上,被一辆十吨的卡车,从腹部捻过......­
  ­
  邱枫去了夏雪家,带着几十个孩子涟涟的目光。夏雪就静静的躺在那棵栀子树下,树上已经没有一朵栀子,洁白的花瓣象一片片而又细腻,覆盖在那掊小小的黄土上,又似乎给这冰冷的土地,覆上了一床柔软而又舒适的被子......­
  ­
  回来以后,邱枫破例没有把这张照片收起来,一直就放在窗下。也说不出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心里觉得,似乎只有放在这里才是最恰当的。­
  ­
  后来,办公室换了又换,当窗口没有枝子树的时候,秋风就把照片夹在书中了。­
  ­
  时间向一样,洗刷着人们的,于是一些,一些忧伤也被悄悄的冲淡或者沉淀了......­
  ­
  “邱老师,您的电话!”王老师说,“谁啊,这么一大早的?”王老师的喊声,把秋风从中拉回。“邱老师,转几个弯才找到您啊,还记得我是谁啊?我是小建啊!”“小建?”听到这似乎很近又似乎遥远的名字,秋风一愣,不过马上就激动起来。“小建啊,啊,你好,你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已经象竹桶倒豆子一样了,“您怎么还那么敬业啊,也不注意休息,我已经给师母打过电话了。才知道你都来上班了!”“邱老师,下个月8日就是我们90毕业十的庆祝日了,您一定要来啊,大家特别嘱咐我的,让我做代表邀请您的,您千万不能忘了,大家说了,一个都不能少!”­
  ......­
  ­
  是啊,一个都不能少,放下电话,邱枫喃喃道,孩子,你一定也想念你的同学了吧!让老师为你做点事情吧......­
  ­
  邱枫把照片紧紧的帖在了下个月8日的日历上......­

【:月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