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不以兵车 > 内容详情

突出重围,六剑上天山――美丽中国行之湖口天山

时间:2020-10-20来源:情魔球圣网 -[收藏本文]

时序,癸巳年仲冬。12月8日。十面霾伏。
  
  清晨,五点刚过,我刚刚穿衣下床,便接到了心情小站何英杰打来的电话,他说天公作美,我们今天可以如期去征服庐山的天门天坑了,再来一次南北大穿越。他还说绿叶无影汪宗亮已经和相逢一笑姜明俩人,早已经将车子开到了新世纪广场,正在那里等着我们呢,于是,我迅速地拾掇了一下,背上头天晚上准备好的登山行囊,顶着夜色出了门。
  
  冷冷的晨风吹在身上,有丝丝的寒意袭人。我自顾往新世纪广场走去,走在县府路上时,身后传来了喊我等等的声音,待得我转回头去一看,原来是心情小站和北山毒莓余丹梅两个人正在后面急急地朝我奔过来,我慢下脚步来等他们汇合到一起后,一齐朝新世纪广场赶去。
  
  在惠民路口接了晓风牧笛刘俊华之后,我们一行六人开始了这次的行程。
  
  绿叶无影驾驶着汽车,刚过七角时,便被一阵浓浓的雾霾所淹没,仿佛是钻进了一个黑洞,变得什么也看不见了。我赶忙提醒大家说,看来今天依然是雾霾深重,形势不容乐观,估计高速是会封路的。如果一旦高速封路了,我们就应及时调整计划,去转攻湖口武山镇的天山了。
  
  果不其然,当我们到达蔡岭高速入口时,高速公路早已经被关闭了。大家抱着试试看的侥幸心里,转道景湖公路去湖口上高速,没承想,湖口那边的雾霾较之我们这边更加严重,那里也已经是等待上路的车流如龙,将入口处是堵塞得水泄不通。面对眼前的状况,绿叶无影当机立断,调转车头离开了高速路口,将车子开到了去往武山镇的公路上。
  
  八点左右,汽车终于突出了重重的十面霾伏,稳稳地泊在了天山景区门前的停车坪上。
  
  天山,坐落在湖口县城东南,是横跨赣东北都昌、湖口、彭泽、鄱阳四县的武山山脉的第一高峰,海拔为675米。当地的人们都习惯性地称其为“南天山”。
  
  大凡说起天山,人们会不怎么检查癫痫由自主地联想到我国北方新疆地区的天山。想当年,梁羽生先生凭借一部武侠小说《七剑下天山》,搅起了武林中的血雨腥风,让多少人的心中骤起了情感的波澜,让梁羽生这个名字风靡了整个华夏。今天,我站在南天山景区的大门前,凝望着门柱上方几只振翅欲飞的凤凰,不无得意地对众人道,当年的武林,曾经流传着七剑下天山的故事,如今,我们几位鄱阳湖上的古枭阳来客,就借这南天山来演绎一出“六剑上天山”的故事吧。我的这一提议,自然得到大家一致的称道。
  
  整个天山景区是由古彭泽县衙、议事台、洗墨池、钟亭、五百罗汉像、朱元璋藏娇屋、野鸡楼、夫妻石、禅冲寺、蛤蟆峰、野猪岭、花狐冈、南天门、天台、天宫等景点组成。
  
  当我们踏上大理石砌的台阶,穿过由灰白色的大理石柱建构起来的,上面刻有“天山胜景”四个大字的,一座势相巍峨,造型简约的牌楼后,迎面走来的是一方巨大的九龙照壁,九龙照壁上的九龙,被雕刻得十分地精美,那云蒸霞蔚,九龙飞舞的万千气象,让人留恋不已。转过九龙照壁之后,那后面便是一条直通禅冲寺的盘山公路,一路顺着弯曲的盘山道漫步而上,只见公路沿线一字排开了造型各异,五百罗汉的立式雕像,各具不同的神态。他们有的笑容可掬;有的憨态毕现;有的威严端庄;有的诙谐幽默;有的冷峻刚毅;有的温婉热情。这五百罗汉像,雕刻得真是惟妙惟肖,极具欲人的惑力,引人入胜。
  
  特别是当我看到北山毒莓在欢喜佛前脱去红色外套时的那副样子,惹得我不由自主地对她说道,我说北山毒莓,你可不能用你那一套来诱惑我们的欢喜罗汉,搅了这佛界的安宁哈,你也只顾图了欢喜佛的高兴,那别的佛可就会不高兴了呵,要不,你可真是没有那好功夫,去摆平那么多罗汉的关系了哈。短短几句聊侃的话语,没想到竟引来了大家好一阵的哈哈大笑,北山毒莓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傻跟着“吱吱”地讪笑了起来,脸上瞬间泛起了一片醉人的酡红,整个人竟茫然地站在路边上,想动又不敢动,不动却又不知怎么办好地成了一尊迷人的,雌罗汉的活体雕像。那场面真的是让人宝宝癫贤早期症有哪些忍俊不禁,为接下来的行程倍添了欢乐的元素。
  
  谈笑间,我们轻松地转过了几个山头,突然看到公路右边的大树上悬挂着一块较大的松木指示牌,牌子上写着“千年登山古道”的字样。于是,大家一致趣兴高昂地下了盘山公路,走上了千百年来人们寻常行走的山石小道。
  
  当我的双脚踏上古道的那一刻起,聆听着山中的鸟鸣,我仿佛听到远处传来了东晋彭泽令陶渊明的做诗声:“野外罕人事,穷巷寡轮鞅。白日掩荆扉,虚室绝尘想……”这声音似一泓清泉从我的心上流过,带给我以澄澈和空明,我的眼前仿佛看到了从群山之中,山道的林荫深处,正缓缓走来了长须飘飘,羽扇纶巾,道骨仙风的陶令,只是他那孑然孤独,苦寒寂寥的身行,让我感受到一阵难以抑制的忧伤和难过。
  
  在山道的每一块石头上走过,我似乎发现它们身上都留有陶渊明踩踏过的痕迹,还留有他身上的余温以及身体的气息和味道,这一切,都能够让我感觉得出来。走在这条千年的山间古道上,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还有这里的那一方田园,全都是属于陶渊明他一个人的,是他的生命的全部,当然,这里面还包括他的田园诗派。
  
  穿过茂密的山林,转过一道山嘴,隐隐见远处的绿竹丛中露出红墙一角,原来我们已经来到了禅冲寺的脚下。原来的禅冲寺早已经在“文化革命”的破“四旧”运动中给毁掉了,现在的寺观是新修的一座红墙巍峨,琉璃炫丽的庙宇,一派簇新的容颜,势相庄严宏伟,气度不凡。静静地伫立在山门前,任禅音袅袅入耳,悟语殷殷沁心,佛光温柔地沐浴我的身体,顿时,让我感到灵台特别地澄澈空明起来,禅的意念在周身游走,遍布全身的每一个角落,洗去了我一身的疲累。
  
  站在禅冲寺的山门前,遥遥地看见蛤蟆峰耸立在山之巅,我赶紧拿起相机将它给拍摄了下来。随之,大家又聚在一起,开始了向天山的最高峰,天宫所在地去寻幽觅胜的艰难途程。
  
  一路之上,大家在凹凸不平、逼仄陡峭、危机四伏的山野小道上,手脚并用浙江正规癫痫医院在哪里地翻过一道道石崖和峰岭,衣衫尽湿地来到了蛤蟆峰上,被山风一吹,不由得打起了寒颤。为了舒缓大家紧张的神经,我打趣地对大家说道,我们今天终于打败了西毒欧阳峰,将他按在了我们枭阳六剑客的屁股底下当板凳了。大家都开心抒怀地欢声大笑起来了。
  
  在蛤蟆峰上稍事休息之后,我们继续往上面攀登,便来到了被人们称之为野猪岭的山头上。这里的林木茂盛,竹产丰富,是野猪经常出没的地方。大家一路小心翼翼,十分谨慎地钻过野猪林后,都不由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放下了紧张的心情。
  
  出了野猪林,横陈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片由酸枣树、蓝莓、刺儿莓等组成的荆棘林。大家在这里忘情地滞留了下来,浑然忘记了前路留下的危险与恐惧,尽情地品尝着各种不同的野果,享受着大自然给予我们的无私馈赠,仿佛回到了我们的少年时代,是那样地无拘无束舒展自己的身体,放浪禁锢已久的形骸,回归久违的自我。
  
  在这里吃饱喝足之后,大家一鼓作气地来到了花狐冈上。细心的晓风牧笛在草丛中发现了一只被铁夹死死逮住,气息微弱的花狐狸,便赶紧将它从铁夹上给救了下来,也许是花狐在长时间没有进食以及长时间里进行不停挣扎的原因,它终究还是死去了,我们大家都感束手无策,回天无力。就连医生出身的相逢一笑也只能摊开两手无奈地对大家说道,这就是真正的叫做身陷绝境,无以为救了。
  
  眼睁睁地看着花狐死去,大家好一阵忧伤,感叹生命有时竟是那么地脆弱。在一阵唏嘘感叹过后,大家振作起精神,继续向着下一个目标赶去。
  
  经过一道山梁,越过一片松林,在不规则的山石间前行了几百米,便到了南天门的所在。所谓的南天门,亦不过是由两三块巨大的岩石天然形成的,屹立在天宫阙前的一道屏障,形似门户。大家齐心协力地攀上南天门,站在南天门上放眼四顾,但见都昌、湖口、彭泽三县尽收眼底,山岭逶迤,阡陌纵横,雾霭朦胧之中,时隐时现的小村,若轻舟飘摇在水上,是那么地轻灵与飘逸,豪放而又洒脱。难怪当年的陶渊明,能有那哈尔滨癫痫病治疗正规的医院么开阔的视野和无私无我的胸襟呢!
  
  过了南天门,再往上就是天台了。一旦站在了天台上,这里的视野更加地开阔,人也就看得更远了。难怪当年的赣东北游击大队,曾经将这里作为一个监视和眺望敌情,通报敌情的烽火台,来指挥对敌的斗争呢。
  
  下了天台之后,大家拖着极度疲乏的身体,迈开艰难的步履,一步一挪地朝天宫而去。
  
  天宫,是建在天山绝顶之上的一座宏大的宫殿。这里供奉着玉皇与王母娘娘以及天上诸神的塑像,塑造得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我们大家齐齐地唱了一个诺,给诸神请安问好之后,便转身退出了大殿。晓风牧笛刘俊华似乎是意欲未尽,他再度进入大殿之内漫步徜徉起来,那一份从容与潇洒的神态,透出无以言说的超凡与脱俗,好不羡煞人也。我赶紧端起手中的相机,转过身去将那精彩的瞬间抢拍了下来留作纪念。
  
  转过天宫之后,我们一行六人齐齐地来到了天宫的房顶之上。顿时,一股莫名的豪气自心底油然而生。自古道,山为绝顶我为峰。如今是,纵然那天宫屹立在山巅之上,成为了峰上之峰,而我们这六位觅踪山水的枭阳来客,不经意间,竟然成为了峰上之峰的又一个高峰,能不令人欣慰么?大家在天宫顶上席地而坐,拿出带来的各色路餐,相互享用起来。大家的内心中,油然升起一种征服后的快感,是那么地淋漓尽致,意兴酣畅。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一行又开始了下山的回程。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一次我们没能够来得及去陶渊明的议事台上仔细地看看,去洗墨池边静静地坐下感受田园诗宗的独特情怀,也没来得及去金鸡楼和朱元璋的藏娇屋以及夫妻石上走走看看,但是,我们将会在适当的时间,选择合适的机会再来南天山,与大自然作一番亲密的交流,唱一曲与天地同心的颂歌。
  
  有道是:枭阳六剑上天山,履险步涧若等闲。冲出十面霾伏阵,寻山觅水天地间。又道是:千年古道曲又弯,陶然信步乐田园。不是人间真名士,机关用尽亦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