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压应力 > 内容详情

父亲

时间:2020-10-20来源:情魔球圣网 -[收藏本文]

  不知是因为年龄越来越大容易回忆过去,还是因为过去总是挥之不去,近来常常想起走过我生命中的人和事。尽管过去充满许多的无奈和伤感,但我终究还是磕磕绊绊的走过昨天,走到现在。寒来暑往,春去秋来,期间有太多值得回味的温暖亲情,有如父亲宽容的目光,慈爱的面容,宽厚的胸膛……
  
  父亲是个老实的农民,从小吃尽了苦头。听老一辈说父亲姊妹少,只有一个姐姐,但是由于难产送了性命,家里就剩下他一个孩子。因为家里穷,所以父亲很小就出来帮工当放牛娃,连一天学堂都没上过。后来父亲跑到矿上挖煤,结识了我的母亲,用8元钱办了简单的婚礼,陆陆续续生下哥哥、姐姐和我,日子慢慢有了起色。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未听过父亲抱怨日子太苦,他对我们总是宠爱有加。小时候跟妈妈是拿不到零花钱的,但是只要开口向父亲提出的话,他总是毫不犹豫的给我五分钱(可以买5颗水果糖),那种欢天喜地跑去买糖吃的感觉现在回忆起来是多么的幸福。也许父亲在40岁才生下我,所以对我是格外的包容和溺爱,在我的记忆里不曾打过我,更不曾责备过我,就连大声呵斥都不曾有过。父亲就用他自己的方式默默的呵护我,关爱我,即使在失去妈妈悲痛欲绝的那段日子里,也是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因为那次食物中毒用去家里的所有积蓄,在加上妈妈的不幸离世,丧葬费也是大家东一点西一点拼凑起来的,家里真是一贫如洗。没过几天我收到了县重点中学的录取通知书,我以为父亲会劝说我放弃,没想到他找人来把我家的耕牛买走了,用卖牛的钱给我置办了通知书上要求购买的床上用品、运动服等。父亲话语很少,看着他给我买回来的东西,我在心里默默的说:努力学习,长大报答你!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跟着父亲相依为命。父亲总是起早贪黑的在田间劳作,希望庄稼长得好点,收获时节可以多卖点钱供我读书。但是那时父亲毕董巧娥治疗癫痫病丰富经验竟已经50多岁,身体每况愈下,精力也大不如从前,家里是越来越难过。父亲给我的生活费也是越来越少,有时回家根本就拿不到钱,只好把家里的红酱用瓶子装好带到学校。在读书的那几年里,我不怕吃苦,但是却怕吃酱拌饭,以至于现在偶尔兴致来了,弄一点老干妈香辣酱吃饭,眼里总是立即充满水雾,不是因为怕吃酱,而是十几年前苦难艰辛的情景总是让我伤感。日子真苦,我们还是过得有滋有味,偶尔父亲卖了肥猪还会跑到学校来带我去买衣服,虽然这样快乐的记忆很少很少,但是经过几千天的时间流逝,那种幸福仍让我感到回味无穷。父亲很少过问我的学习,但是遇上学校开家长会他是不会缺席的,总是挑一张角落的桌子默默的坐在那,既不和其他人聊天,也不和老师交流,显得呆板木讷。但是我从未给他丢过脸,听到老师对我的表扬,父亲定定的看着讲台,定定的盯着老师,傻傻的笑,并不言语。离开时也不和老师告别,只是一再叮咛我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然后就反身离开,佝偻的身影在夕阳的余辉中更加佝偻,他舍不得搭车回家,又不会骑自行车,20多里的路程要这样一步一步的迈回去,星星是他一路的陪伴。正因为父亲的沉默寡言,正因为父亲的不过多过问学习,也正因为父亲的宽容奉献,不断鞭策我刻苦努力,不断鼓励我上进奋飞,不断教育我只有知识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现在想想,父亲虽然没有文化,虽然不会讲大道理,但是他用他的方式和行为诠释一个哲理:学会忍耐,努力改变,苦难终究会过去!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伤感也好,快乐也罢,我从青涩的少年走到了恋爱的青年。和大多女孩子一样,恋爱、结婚、生子……我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父亲年龄越来越大,一个人住在破旧的房子里,没有节制的喝酒,生活没有规律,时常让我牵挂。在我的鼓动下,父亲弃了老屋搬来和我同住。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北京治疗癫痫最权威医院 整个家被他收拾的井井有条,一天三餐我根本就不用下厨去做,因为父亲早就做好了。有父亲的日子,我没有做过一顿饭,没有洗过一次碗,没有扫过一次地。他还是老样子,话不多,只是默默的用他的方式呵护我,呵护我们一家。父亲的脸上慢慢红润,偶尔回老家一趟,左邻右舍都说父亲好福气,养了一个孝顺女儿,终于熬出头了。
  
  父亲的身板越来越硬朗,俗语说:家有一老,犹如一宝!我默默的在心里祈祷:愿父亲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我会努力挣钱让他的晚年过得幸福快乐!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2006年父亲突然感到不适,我带他去医院检查,医生的话好比晴天霹雳,让我一下子就虚脱的瘫坐在椅子上,大脑一片空白,很久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父亲,可怜的父亲,健康的父亲,走路比我快,吃饭比我多,喝酒比年轻人还厉害的父亲竟然得了胃癌,而且癌细胞已经转移,即使华佗再世也无回天之力。眼泪像决堤的河水肆意流淌,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父亲,我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未来,因为死亡的恐惧我比任何人体会的更深更真更切!老天,你是不是太残忍,事隔18年你还是找到我们,硬要让我们再次品尝生离死别……
  
  擦干眼泪,我缓缓的向父亲走去。用轻快的声音告诉他没事,只是胃炎,以后恐怕不能喝酒,等痊愈了才可以少喝点。父亲静静的听着,并不说话。一路上眼泪又流出来了,老公用手臂碰碰我,悄悄的提醒我要克制。天,我怎能克制?我的父亲跟我相依为命,一起走过苦难,一起走过死亡,如今生活刚好点,他却得了不治之症,也许很快就会离开人世,我再也没有父亲了,我还能克制?可是父亲就在我的身后,我硬生生的将眼泪吞回去。笑着陪父亲走完这段人生路,瞬间我下了决定。为了不让父亲察觉出什么,我尽力什么事情抢在他前面做,然后找各种理由和借口带他出去玩,鼓励他找老朋友聊天癫痫病会给生命带来威胁吗,喝茶,唯有一件事:担心他喝酒。父亲的身体渐渐有了起色,我暗暗庆幸,开始怀疑医生误诊。父亲以为胃炎好多了,和老朋友聚会,竟然偷偷的喝起酒来。有几次他从我面前走过,我都闻到浓浓的酒精味,问他是不是喝酒了,他也不承认。我只有暗暗着急,默默流泪。老公劝我事以至此不要过于追问,父亲此生没有什么爱好,就好这一杯。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你又何必在意喝与不喝呢?缄默,伤感,五味杂陈一齐涌上心头。父亲,少喝一点酒吧,我在心里悄悄的说。也许酒精的作用,也许癌细胞扩散,父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以至于后来医生频频给我发来病危通知书。每一次我都哭着求医生想想办法,哪怕父亲多活一天,能让我多陪他一天,哪怕多陪一小时这也是一种幸福。所以医生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输液、氨基酸、球蛋白、输血……能做的我都做了,不能做的我也做了,我甚至找来神婆给父亲驱鬼。死神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放慢脚步,父亲骨瘦如柴,虚弱得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只能躺在床上休息。就是这样,父亲不曾开口问过他到底是什么病,我也在心里无数次权衡掂量要不要告诉父亲真相,但是我一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向父亲解释。每一次父亲疼得大汗淋漓,整个身体弯成一张弓的时候,我都颤抖的扶着他,哭着喊父亲,而我除了哭泣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可以帮助他减轻痛苦。为什么人类可以让火箭飞上天空,却不可以制服小小的癌细胞?而这些用肉眼都难以看清的细胞却可以轻而易举折磨一个人,甚至夺走一个人的生命?人不是生物界强大的统治者吗?为什么此时却是如此的脆弱?疼痛让父亲生不如死,但是父亲从不在我面前抱怨,也不会叫苦。看着还有几十斤重的父亲,我只能偷偷在外面潸然泪下,哭过之后带笑安慰父亲一切会好起来,还和父亲商量好起来以后我准备考公务员,这样工资就会相对高点,可以带父亲出去旅游。每次说到考试,父亲眼睛都会发光。虽然我颠娴病发作人会死吗放弃读高中,但在这十几年里,我自学了高中教材,拿到了大专文凭,也考到了教师资格证。这十几年里我没有放弃过学习,父亲心里比谁都清楚。
  
  10月31日,我上了全镇教师公开课,效果非常好。下午被同事硬拽去打牌,理由是几个月没看我笑过一次,今天机会难得,不去也得去。架不住同事的再三推拉,我打了此生最后悔的麻将。当我赶到父亲床边的时候,父亲已是奄奄一息,我哭着抱起父亲的头,怎样呼喊他都没有意识,床下有一滩血,是父亲吐出来的。在父亲最痛苦最需要我鼓励的时候,我却在打麻将。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键盘上的字母滴上我伤心的泪。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愿意静静的守在父亲的身旁,即使我挽留不住他离去的脚步,至少我可以微笑送他走一程,让他走得安心,走得放心,让他明白女儿已经真正长大,已经学会照顾自己。但是我来晚了,父亲没有给我留一句话,只是用没有意识的空�鞯难劬Χ⒆盼遥�头倚在我的怀里,没有了生气。我轻轻的摆好父亲的身体,然后跪在床前,一字一句清晰地说出了埋在心底并无数次汹涌翻滚的秘密:爸,你的病是胃癌!这句话刚说出口,呜咽声一下子变成了嚎啕大哭。这四个月来,憋在我心里太难受,说与不说时时的折磨着我,现在是我该告诉父亲的时候。如果你泉下有知,你会怪我吗?父亲!
  
  父亲享年72岁!一生都在困苦艰难中挣扎,但是他从没有自暴自弃,总是默默忍受,即使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形,但从不给儿女添半点麻烦。他具有老黄牛的吃苦耐劳,也具有蜜蜂的勤劳朴实,更具有燕子的慈爱谦让.....每当生活不顺心,工作不如意,朋友不理解,父亲的影子总是浮现在眼前,提醒我学会忍耐,教会我默默承受。
  
  如果有来世,如果我们有缘分,我真诚的祈祷:我还做你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