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不以兵车 > 内容详情

[中篇故事] 天不欺善

时间:2021-10-06来源:情魔球圣网 -[收藏本文]

  一场车祸,夫妻双双丧命。但妻子先死还是丈夫先死,关系到几百万遗产的归属!两家亲友就此展开争夺遗产大战……
  
  1死人能说话
  
  离市区18公里的印柄山盘山公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一辆小轿车从盘山公路上坠下悬崖,车里的两个人遇难丧生。
  
  公安局接到报警电话,迅速指派交警大队事故处理科科长蒋航去处理。蒋航带着两名警察,与法医一道,赶往出事地点。
  
  蒋航驱车赶到印柄山山脚下时,迎面碰到两名男子抬着事故车辆中的伤者下山,为首一人蒋航认识,35岁左右的年龄,白净、干练,是市宏正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黄二康。后面那人,面相与黄二康相似,40来岁,但皮肤粗糙、黝黑,一看就知道是个乡下人。
  
  黄二康看到警车,立即挥手大叫;“停车!停车!快帮我将我弟弟送到医院去。”
  
  其实不用黄二康挥手,蒋航已经将车停下了,和两名随行的警察一起,动手将伤者往车上抬。搭手挨着伤者时,蒋航才发觉,伤者身体冰冷。他用手试了试鼻息,气息皆无,再摸摸伤者的胸口和脉搏,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人,已经死了。
  
  听说人已经死了,黄二康哭了。那个乡下人却还不相信,哭着说:“我弟弟刚才在路上还跟我说话呢,就在几分钟前。”
  
  这个人一定是悲伤过度出现了幻觉吧,尸体都凉了,证明人已经死去很长时间,怎么可能几分钟前还会说话?
  
  但这个乡下人很认真:“我说的是真的。刚才,就在我们过那个弯道的时候。”他用手指着山上的盘山公路,“我弟弟还跟我们说话呢。”
  
  “这不可能!”法医翻开死者的瞳孔,坚定地说,“依据我的经验,人死了起码有两个小时了,怎么可能几分钟前还在说话呢?”
  
  那乡下人要与法医争论,被黄二康拦住了。黄二康向大家介绍,说他是大哥,叫黄大健。死去的人是他们的小弟,叫黄三强。他对法医说:“癫痫吃中药能好吗?我大哥是太伤心,太舍不得我三弟的离去。人都死了,迟死早死有什么好争论的?”
  
  蒋航也不再多说,让法医对黄三强的尸体进行检查,他则载着黄家兄弟赶往出事地点。那里,还有一个遇难者。
  
  路上,蒋航问黄家兄弟:“你们弟弟是怎么死的?”
  
  黄二康说,他弟弟黄三强是印柄山铁矿的矿主,住在城里,每天开车在矿与家之间来回。今天去矿上,半道上翻了车,黄三强受伤后卡在车里出不来,就打电话给大哥,大哥又通知了他,他就骑着摩托车赶来了。他到山脚下时,三弟又打了个电话给他,问他们为什么还没有来,那时候,他三弟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他赶到时,他大哥也刚好赶到,这时,他们看到,弟媳梅雅在车里已经死了,而他们的弟弟黄三强还能够动弹。他们就撬开车门,将弟弟拉了出来,抬下山来往医院送,哪知道半道上他弟弟还是死了。
  
  蒋航略带责怪地问黄二康:“你们接到弟弟的求救电话,应该立即报警呀。”
  
  黄二康愣住了,悔恨得直擂自己的头:“我们真是糊涂啊。一听说弟弟出事了,我们就啥都忘了,只知道赶往这里救人,倒忘了向你们求救。”
  
  说话间已经到了出事地点。出事地点在第五个弯道处,黄二康的摩托车还停在路面上。而一辆黑色的小车四轮朝天地倒扣在悬崖底,悬崖离路面足有七八米高。几个人趟着杂草赶到车旁,看到了困在车里的人的鲜艳衣服,黄二康说,那是他的弟媳梅雅。蒋航伸手到车里摸索,梅雅蜷着身子呆在副驾驶的位置,身子冰凉,气息全无,真的死去多时了。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小车是在弯道处转弯不及冲下悬崖的。除了被黄家兄弟为救人而撬开的车门,现场及车子都没有人为破坏的痕迹。这起车祸,应该属于驾驶不慎造成的意外事故。
  
  法医检查完黄三强的尸体也随后赶到。他对梅雅的尸体也作了检查,尔后得出结论:黄三强和梅雅都是由意外事故造成的死亡,死亡时间应在两个小时以前,即在上午10点至12癫痫病治疗比较好的药物点之间。
  
  黄大健当即跳了起来:“你这鉴定不准确,12点我弟弟没死!”黄二康立即拉住了脾气暴躁的大哥,斯斯文文地对法医说:“你的判断真的有点出人。我们赶到这里时,是中午一点左右,那时候,我弟媳梅雅是真的死了,但我弟弟还能动弹。否则,我们干吗要抬他下山?”他掏出了手机,翻出一个来电号码给法医看,“这是我弟弟在12点32分时给我打的电话。”
  
  其实,法医通过尸检,界定死者的死亡时间也只是一个大概,不可能具体到几点几分。鉴于黄家兄弟的证言,法医在随后的尸检报告中,对自己的观点作了修正,他记述:“据黄大健、黄二康兄弟述称,他们赶到现场时,黄三强仍有呼吸,但梅雅已死亡。所以,倾向于认定黄三强继梅雅之后死亡。梅雅死亡时间,应在10点至12点之间。黄三强的死亡时间,在13点左右。”
  
  想不到,就是这样的一个结论,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2时间就是金钱
  
  当天晚上,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找到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处理科,质问蒋航:“你们凭什么认定我姐姐比我姐夫死得早?”
  
  来人是梅雅的弟弟梅创。他一副气极败坏的样子。
  
  蒋航很惊讶:“反正人都死了,谁早死几分钟,谁迟死几分钟,有什么关系呢7”
  
  “关系大了!”梅创气愤地说,“你以为我不懂法呀?我姐和姐夫没有孩子,双方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也都不在了,我姐要是比我姐夫早死,按法律,我姐夫就是我姐的财产继承人,他拥有他们家的全部财产。现在姐夫也死了,他又没有儿女父母,按照法律,我姐夫已经没有父母妻子儿女,就没有第一继承人了,他也没有祖父母等其他第二继承人,他的财产就全归了他黄家的兄弟来继承了。他们黄家的两个哥哥之所以一口咬定我姐死得早,不就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你们被黄大健和黄二康给糊弄了。其实,12点的时候,我就赶到了出事地点,那时候,我姐和我姐夫都已经断了气,没救了。报警癫痫病到哪里治最好的电话也是我打的。”
  
  蒋航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黄大健和黄二康一口咬定黄三强后死,在法医得出尸检结论时,他俩找出种种的证据将黄三强的死亡时间往后推,为的是死者的财产。他们之所以在时间上兜圈子,原来,时间就是金钱啊。
  
  黄三强和梅雅夫妻谁后死,谁就拥有财产的处置权。黄三强后死,作为与黄三强有血缘关系的亲属,黄大健和黄二康受益;梅雅后死,作为与梅雅有血缘关系的亲属,受益人则成了梅雅的弟弟梅创。
  
  黄三强和梅雅,作为印柄山铁矿的矿主,财产数目自然可观。一对年轻而有钱的夫妻,又没有孩子父母和其他亲戚来继承他们的财产,难怪死者的兄弟们开始动心思了。
  
  蒋航问梅创:“既然你12点就到了出事地点,那你为什么不救援,你后来去哪了?”
  
  梅创说:“我是接到姐夫的电话赶去的。去的时候,姐姐和姐夫都已经死了,已经没有抢救的意义。再说,我一个人不能将他们从悬崖底弄上来,所以,我上山了,去矿上找人来帮忙。”
  
  “你是12点赶到出事地点的,为什么1点40分才打电话报警?”
  
  “我开始没想到要报警,是矿上的工人们说,应该打电话通知警察,我才打了电话。”梅创说,“我听说将我姐夫的死亡时间认定在13点,这是不可能的。12点的时候他俩就全死了。黄家兄弟是在作伪证,他们的目的很明显,是为了财产。所以,我希望对我姐姐和姐夫的死亡时间重新鉴定。”
  
  蒋航知道,要重新对两个死者进行死亡时间鉴定,分出个谁先死谁后死是有难度的。为了避免这两家人发生争吵和冲突,他打电话找来了黄大健和黄二康,说了自己的意思:“大家都是死者的亲属,从道义上来说,大家都应该继承死者的财产,又何必分个谁先死谁后死呢,你们三个人共同继承财产就得了。”
  
  梅创流着泪说:“我姐尸骨未寒,她要是知道我为了她的财产和黄家两个哥哥发生争执,她有多伤心。算了,癫痫小发作的治疗方法啊我不争了。既然蒋科长这样说了,就按蒋科长说的办吧。”
  
  哪知道黄家兄弟双双跳了起来,黄大健首先吼了起来:“想得美!你想分财产?做梦去吧你!”黄二康斯文些,毕竟是律师,说起话来有理有据:“蒋科长,这不是和稀泥的事,财产该谁继承就由谁继承,按法律程序来。我弟弟本来就比弟媳后死……”
  
  梅创恼了:“凭什么说我姐先死?”
  
  黄二康说:“我们亲眼所见。你姐死了,我们才将我弟弟抬下山的,那时,我弟弟还没死。我和我大哥都是亲眼见证的。”
  
  梅创嗤嗤冷笑:“亏你还是律师,你和你大哥是受益人,你们的说法可信吗?你们作证是没有用的。我也亲眼看见了,姐姐和姐夫在12点的时候全死了,姐夫不可能在12点以后还活过来的。”
  
  黄二康问:“你确定,12点的时候,你姐姐死了吗?”
  
  梅创不上当,说:“是12点的时候,我姐和我姐夫全死了。”
  
  黄二康笑了,对蒋航说:“蒋科长,你做个见证,他梅创亲口承认,他姐姐,也就是我的弟媳梅雅,在12点的时候已经死了。但是,我有证据证明,我弟弟黄三强在12点以后还活着,他12点32分时还与我通了电话,我手机上的来电还有我弟弟手机上的呼叫电话时间都是证据。这充分证明,我弟弟比我弟媳后死。”
  
  梅创傻了,一时间张口结舌,尔后回过神来,嚷了起来:“你的这个证据算不得数,请法医来,对两个人的死亡时间重新鉴定。”
  
  黄二康只是冷笑,并不搭腔。
  
  蒋航心里很不舒服,黄家兄弟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按常理来说,他们和梅创都是死者的亲属,三个人共同继承财产就是了,可黄家兄弟不答应不说。还费了那么多心机。不用说,这一切都是黄二康搞的鬼。他是律师,对这些事门儿清。得知弟弟出了事,他不是悲伤,而是一门心思地想着如何霸占弟弟的财产。这种人,太卑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