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压应力 > 内容详情

[东方夜谭] 炮声隆隆

时间:2021-10-06来源:情魔球圣网 -[收藏本文]

  人不能昧着良心做坏事,否则连一只爆米花炉也不会放过他……王是个做爆米花的,经常趁农闲进城去赚点外快。说起他做爆米花的家伙,那可是祖上传下来的老古董:那铁炉子就像个炮弹似的,开炉时声音也像在打炮一样,威力无穷,但爆出来的爆米花却是又香又甜,特别好吃。

  这天,老王在城里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后面正好有个小学,再合适不过了。他刚生起炭火,拉起风箱,摊子前立刻就围了一群孩子。

  不一会儿,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爆好了一炉,马上就被孩子们买走了。老王正忙得不亦乐乎,忽然有个男人挤了进来,皱着眉头大声呵斥:“谁叫你来这里放炮的?这里是学校,不能在这儿卖,快搬走,快搬走!”

  老王一看来人穿着气派,鼻子上挂一副金丝眼镜,心说可能是学校的老师来了,他回头往学校看看,
其实教室离他的摊儿还远着哩。可这位老师却不由他分辩,要他立即离开学校的范围。

  老王只好赔着笑脸说:“好,好,不过,你看这一炉烧到一半了,不好熄火,让我先放了这一炮吧。”

  男人生气地挥手说:“不行,不行!你马上搬,立刻搬!”说完,居然亲自动手,把老王的东西往三轮车上扔。

  老王一瞧没办法了,只好停手熄火,把铁炉子搬上他的破三轮车。往前骑了一阵,回头看看那家伙没跟来,他就停下,把东西又搬了下来。

  可刚摆弄好铁炉子,那个男老师就发现了,他气喘吁吁地跑到老王跟前,一把逮住老王拉风箱的手,说:“哎,请问要怎么治疗羊角风呢?你怎么回事,还不走,快走快走!”

  老王嘿嘿笑着说:“这儿离学校够远了。…不行,还不够远!至少两公里以外!马上走,要不然我就没收你的东西了!”

  老王见他急成这样,又是跺脚,又是挥手的,火怎么也压不住了,瞪他一眼说:“你是警察呀?警察都不管,你凭什么管我?你试试动我的东西?”

  男老师见他这么说,一时倒也不敢发作了,考虑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摸出一百块递上来:“师傅,给你一百块,麻烦你搬到别处去卖,行不行?”

  老王顿时傻了,男老师把钱塞到他口袋里,也不等他反应过来,马上就动手搬他的东西。

  老王乐了,自己辛辛苦苦干一天也赚不到一百块呢,不就是挪个窝,那有什么不行的?他马上快手快脚地拾掇好家伙走了。男老师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他的车骑得远远的,看不见了,这才放心地走了。

  第二天老王进城时,想起昨天白赚了一百块,心说既然拿了人家的好处,还得自觉点,于是选了个离学校很远的地方开摊。

  刚放了两炮,忽然来了个中年男人,长相穿着挺斯文。他买了点爆米花,津津有味地吃了几粒,蹲下来问老王:“师傅,你的爆米花很好吃啊。可你这个位置不好,哎,我请你到我们那儿去卖吧,那儿的人都爱吃这玩意儿。”

  老王一听正合心意,点头说行,装上家伙就跟着他走。中年男人在前面带路,走着走着,老王看看正是往那个学校去,赶紧叫住他:“你说的那个地方在哪儿?”

张家口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   中年男人一指前面:“你看,那儿有个学校,一千多学生呢,保管你卖得快。”

  老王连连摇头:“不行哟,那儿不让卖呢。”接着就把昨天的事儿说了出来。男人听罢哈哈大笑:“老师不让你卖,我让你卖!我就是这个学校的校长。”

  老王一听,惊讶地瞪大了眼。男人掏出一个牌子给他看,老王瞧来瞧去,他还真是一个校长哩,姓陈。这下他不明白了,挠起了头皮:“校长,你、你跟我开玩笑吧?”

  陈校长认真地说:“不不不,我是说真的,请你到这里来给孩子们做爆米花,还有呢,我喜欢听那一声巨响。”说着,嘿嘿直笑。

  老王见他也不像说假话,心里乐坏了。来到学校外,陈校长热心地帮老王把东西搬下来,还亲自帮他选定了一个位置,这儿离教室有一段距离,后面还有一幢新楼隔着,放炮也不会影响到学生上课。

  不一会儿,老王就放了几炮,而且卖得特别快,一出炉就被孩子们买光了。他正忙乎着,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爆米花的,你怎么又来了?”

  老王一抬头,原来是昨天那位男老师。他怒气冲冲地挤了进来,一把就扯住了老王的手:“你是不是尝到甜头了,又想来要钱?”没等老王回答,他就掏出钱包摸出几张百元大票,“算我怕了你了,给你三百块,以后都不许来这儿卖!”

  老王瞅着他的钱,迟疑着没接,结结巴巴地说:“是、是陈校长请我来的呀!”

  “什么?校长?”男老师脸色一变,“真的是陈校长叫你来的?”癫痫病后遗症是哪些r>
  老王说是啊,这时陈校长大步从学校里走出来,大声笑道:“对对,是我请他来的。”

  老王忙说:“陈校长,你来得正好,这位老师还是不同意我在这儿卖呀!”

  陈校长呵呵一笑:“师傅,你误会了,这位不是学校的老师,他是建筑公司的李老板啊。”

  那男人尴尬地笑笑,把钱收了回去,这意思就是默认了。老王瞧瞧这个,瞧瞧那个,什么意思啊?他扭头问陈校长:“那……我还要不要在这里卖啊?”

  陈校长一拍手说:“卖啊,这里的地盘是我的,我说了算。”老王兴奋地应一声,手下把风箱拉得更快了,一看那个李老板,却见他正在冲自己挤眉弄眼,衣服下悄悄地伸出五根手指头,朝他直晃。

  老王一愣,接着有点儿明白了,这家伙是想给他五百块,让他走人呢。他一扭脑袋,心说不干,陈校长人这么好,这么照顾自己,以后生意还长着哩。

  李老板见老王不睬他,满脸焦急,一边心不在焉地和陈校长说着话,一边直抹脸。忽然,他转身打了个电话,然后快步回来,把电话递给陈校长:“教育局黄局长找你。”

  陈校长一怔,慢腾腾地接过电话放到耳边。那头的声音很大,连老王都听得清清楚楚:“陈校长吗?听说你亲自请人到学校门口卖爆米花,是吧?这也太荒唐了吧!里面上课,外面放炮,成何体统呀?你马上叫他离开,不得影响学校秩序……”陈校长哦哦哦地应着,不停地点头。

  老王听着听着,停下了手,坏了,连局长都来赶他了治疗睡眠型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他仰起脸问:“陈校长,我还是到别处去卖吧。”

  陈校长笑了笑:“管他呢,你爆你的米花,他管不着,县官不如现管,这儿还是我做主,以后你就天天在这儿爆吧。”

  李老板顿时脸色大变,指着陈校长说:“你、你……连黄局长的话,你也不听。”

  陈校长装作没听见,不理他。李老板急得是抓耳挠腮片刻也定不下神来。

  老王却更来劲了,过一会儿看看差不多了,就把铁炉移下来,准备开炉。李老板和陈校长急忙捂住了耳朵。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过后,又一炉新鲜的爆米花出来了。

  李老板迫不及待地催促老王:“不能再爆了,走吧,走吧!”

  话音刚落,忽然后面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响声,三个人一齐扭头看,怪事了,原来后面那幢刚建成的二层大楼,正在噼里啪啦地往下掉粉尘呢。

  “行啦,别再爆了!”李老板忽然一下子精神崩溃了,脸如死灰一般,“我求求你,别再爆了!”

  陈校长朝李老板冷笑道:“李老板,害怕了吧?我早说这楼不结实,你却硬说没问题,可你连接受爆米花检验的胆量都没有,你让我们怎么敢在里面上课?刚才只不过是一个人造的小地震,楼就开始往下掉东西了,要真是地震来了,那会怎么样?对不起,你就是请到县长命令我,这楼我也不能接收。”算……算你狠!”李老板的脸上比哭还难看,眼光死死盯着老王那个炮弹一样的铁炉子。老王傻了半天,这才说出话来:“我就是爆米花啊,可不关我的事!”